中间领域:否定它,还是扩大它?-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中间领域:否定它,还是扩大它?-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王小鲁

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9th China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

文 / 王小鲁

之前的“龙标独立电影”单元,对外名义是“青年艺术电影展映单元”,今年更名为“剧情长片特别展映单元”,这是曹恺提议,大家认可的。名字改变了,但核心不变。此单元的来路是这样的:去年的剧情片创作相对较弱,我提议把形式感强烈的《小东西》(朱文拍摄)选进来。但有人说,那个片子带了龙标啦。南京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带了龙标不能进影展。

我记得沈晓平和杨城似乎是支持我的,觉得带了龙标也可能是独立电影。于是大家有点为难。张献民说,是不是为这种拿到了龙标但却仍然具有独立气质的电影开辟一个单元?于是就开辟了这个单元。既已开辟,大家就在想它可能具有的意义。我曾非常乐观地想到本单元可能带来的效果:它作为影展的一个副单元,可能使这个著名的独立影展完成一个社会空间的延伸,由南京大学的报告厅和学术放映延伸到南京卢米埃国际影城和市民阶层观影。这个单元还如同伸到墙外的一根藤,有心人可以顺着它摸到中国独立电影这个瓜。

不仅如此,我们还有很多的理想。我翻出来去年我为这个单元写的前言,我觉得那时候对本单元所选影片的素质的描述是清楚的:“⋯⋯我们有时候也应该以稍微乐观的方式来看待这些作品,看到他们是携带了很多独立电影的素质走到一个更为主流的系统中来的,而这也是独立电影的一种影响⋯⋯独立电影是一所学校,所有经过这里的人,离开后都会不一样,都会有一种声音在他胸中回响。这不仅仅是已经表现出来的事实,也是我们的愿望。”

但是今年的选片,有一些东西似乎不太清楚了。首先今年此单元作品数量忽然上来了,水怪和杨城两位青年才俊,活动能力强,列出了接近20部的片单。作品很多,我们都有点凌乱,几乎失去了标准,于是我们觉得需要重申此单元之立意在于“龙标独立电影”。曹恺是今年的电影节主席,他非常支持这个定位,并说这个定位要坚持下去,100年不动摇。

但是,“龙标独立电影”又是个什么鬼东西?带了龙标了还是独立电影?这个命名本身,其实就有对当下社会局面的判断。是否有电影能历经审查而仍然独立?我认为,不要彻底否认这个可能,虽然那是偶然现象。或者有人加入了龙标仍然有所坚持,虽然最后只坚持了60%或更多一点,但这是值得认可的。当我看了去年的《Hello,树先生》,看了今年我们入选的《我11》,我看到了龙标电影里的确仍然有可能存在的电影制作人的尊严。那是独立电影的重要素质和特征。

我个人其实也更愿意将这个单元作为一个学术研究来看待。今年我曾提议设立一个讨论会(其实是受王宏伟启发),专门让这些龙标独立电影导演来描述自己接受电检和自我审查的过程。从前期电影的立意、立项,到后来电影的审批、删减,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明晰的社会控制的线索,看到电影当中意识形态的运作过程。不过这个论坛没有办成,以后也许有机会。

从今年的片子来看,我们存在的疑惑似乎越来越多。中国的独立电影,逐渐不再是一个政治的概念或苦难美学的表达。彭磊的《乐队》关乎青春、音乐和自我的存在感,这使我想起20年前张元的《北京杂种》,都是拍摄北京的摇滚音乐人,如今过去的粗砺和政治意味已经全失,代之以柔和的画面、优雅的感伤。这也许不能简单地说成是“妥协”,那或许仅仅是另一种自然存在的生命体验。还有《倭寇的踪迹》这样的先锋武侠片。我们看到独立电影正在向更多方向滑动。其实,去年若是彭磊同意,《乐队》已经入选独立剧情片竞赛单元,后来拿到龙标了,就换了个单元。如此,则界限何在?

但是我们又不能否认一个界限,那界限存在于我们的心里。龙标独立电影单元的作品,其实处于一种中间领域和模糊地带,我们看到很多处于这个地带的人,也看到很多人正走向这个地带。面对这个地带,有人主张彻底否弃,认为它的存在是一个背叛,应该完全地把此一地带的人从独立影展中驱赶出去,另外有人主张宽容和接纳。我主张容纳,容纳的同时,当然可以同时具有自省意识。从目前的实践来看,我相信扩大这个中间领域,可能是一个对话的态度,同时也可能是独立文化逐渐渗透到更多空间的有效方式。

最后,我们要感谢一些人,感谢所有接受邀请的导演,感谢合作影院,我个人尤其要感谢王红卫老师在我联络导演时,他给予的帮助。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