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活着,并相信未来-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后记:活着,并相信未来-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2012第九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9th China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

文 / 杨城

今年的CIFF比往年来的都晚一些,其中的原因不言自明。这就是现实,已经第九年的CIFF依然处在游击状态。除了举办时间上的极度不确定,空间上也充满变数,影展的场地比起当初的规划,已经是乾坤大挪移。这种游击状态给来参加CIFF的嘉宾和观众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而我们自己,只能将这种游击状态当成一种刺激我们保持清醒和活力的“激素”,回顾中国近代史可以发现,很多给人带来希望的组织一旦坐定地盘,安逸起来,离危机四伏便不远了。游击让我们永远在野,永远在奔跑,永远要为了生存拿出所有的勇气和智慧。

在所呈现的基本样貌上,今年的CIFF看起来波澜不惊,延续了往年的架构。但一个重要的变革还是悄悄的发生了,那就是将剧情长片竞赛单元开放,纳入那些虽然在商业影院公开放映过,但符合CIFF价值观的电影,前提是必须提供更忠于作者个人表达的“导演版”。这看似是一个小的调整,其实代表了CIFF对“独立电影”这一概念的开放性理解,代表了CIFF对更多元和更具活力的独立电影生态的一种渴望。虽然这样的转变必将面对从理念思辨到实际操作重重困难,甚至是误解和争议,但我们愿意先迈出这一步,然后再边走边看。

CIFF注重影像的多元形态和多元价值,一直保持着对实验影像和录像艺术的关注,并以特别单元的形式选择这一领域的作品呈现给观众。今年CIFF这方面的趣味得以升级和加强,我们举办了高规格的“亚洲实验电影和录像艺术论坛”,包括学术研讨和作品放映。另一个得到加强的部分是短片单元,随着影像设备的普及、传播环境的变化,特别是所谓“微电影”概念的泛滥,越来越多的年轻导演选择以短片开始自己的创作,今年CIFF收到的报名短片倍于往年,虽然CIFF的选片标准是普适的,不因短片而降格,但短片部分的选片人依然有幸福的烦恼。为了避免遗珠之憾和鼓励年轻导演,我们在常规的“十佳短片展映”之外增设包含15部作品的“短片展映单元”。这些形态和风格各异的短片让我们对未来独立影像的多元和丰富产生了信心。

今年的评委会依然保持着往年跨界、多元的传统,谢飞老师虽然是德高望重的老导演,但不管是其创作生涯,还是其言论,以及对青年导演的实际支持,都证明他依然年轻,依然独立精神十足。毕飞宇不但是才华横溢的小说家,和电影也有不解之缘,今年CIFF竞赛单元参赛导演娄烨正在拍摄以他的小说《推拿》改编的电影。李振华作为一个多媒体艺术策展人,也一直在推动独立电影这一媒体在中国的发展,他也曾是CIFF的主要组织者之一。欧宁的身份最为复杂,是艺术家、导演、策展人、诗人、设计师以及杂志主编,他创办的“缘影会”已经是中国独立电影史的重要一页,他的纪录片作品《三元里》和《煤市街》也非常出色。张律导演长年在韩国生活和工作,其作品虽然因此少为中国电影界所知,其独立精神和艺术水准不应被将来的中国独立电影史书写者所忽略。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唐诗》曾参加过CIFF。近年他监制了李红旗、杨瑾、高子鹏等年轻导演的作品,为中国独立电影持续贡献着力量。

评委们令人瞩目,和导演们一样,是焦点所在。而那些默默工作的志愿者们,是这个影展的根本。今年新加入志愿者大部分都是90后,他们的新鲜想法和无穷活力让人欣喜。而部分老志愿者由于留学、工作、婚嫁等原因,无法继续和我们并肩战斗,让我们十分想念。此时此刻,我想起自己在2007成为CIFF志愿者时的激动,以及影展工作的繁忙和辛苦。现在有机会写这篇后记,必须在这里代表CIFF对现在和过去的所有志愿者致以深深的谢意。

2006年,我还在合肥读大学。在课上我看到上文提及的电影《三元里》,它是一部充满电子乐的很形式化的实验纪录片,却让我感动流泪。那是我第一次发现电影这种东西竟然和我的生活经验和精神世界可以如此贴近。给我放这部电影的左靖老师告诉我,这样的独立电影还有很多,如果你想集中看,可以到南京,到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上去看。经过几个月的等待,听说影展要开幕了,我翘了课,坐火车来到陌生的南京,问了很多次路,才找到影展的现场。没来得及休息,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我看完了让我大受震动的开幕片-黄文海的《梦游》。放映场地是南视觉美术馆空旷的展厅,放映设备是一台PC加一台家用投影,投影的幕布并不比一个成年人张开双臂后更宽一些。事后看到有人埋怨坐在长凳上看电影太不舒服,埋怨家用投影亮度不够,没抢到长凳坐在地上看片也很满足的我颇不能认同。

从那时起,我个人的历史和CIFF的历史就部分重合了,而我对CIFF的理解,也就进入了新的层面。它变成了我“自己的事”,我珍视这种“一起长大”的经历,因为这种经历,我也更明白CIFF如何成为今日之是。时至今日,虽然仍在生命线上挣扎,虽然长期营养不良,CIFF毕竟还是成长了,从一个连椅子都没有的简陋影展变成一个五脏俱全的电影节,从无人问津变的需要承受外界的一些期待。面对这些期待,我们明白CIFF尚难尽如人意,但回顾CIFF的历史,这9年的生命已经是一个奇迹,我们只能以幸存者的心态,感恩、知足,然后警醒、努力。

等待第十届吧,相信未来。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