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彼镜:集体记忆的魔方-写在王明贤艺术与收藏研究展之前

 

此时彼镜:集体记忆的魔方-写在王明贤艺术与收藏研究展之前

王明贤《圣境》,布面油画,120cm×150cm,2011

王明贤《圣境》,布面油画,120cm×150cm,2011

此时彼镜-王明贤艺术与收藏研究展

文/左函(策展人)

两年前我造访王明贤先生的画室,他创作的油画——那些既有当代观念又有历史感的作品使我震撼;在画室我还看到了他收藏的文革期间珍贵的美术原作和文献资料,让我这个海外华人了解到那段非常年代的历史。当时我就产生了一个念头,为王明贤先生举办个展的同时也要展出他收藏的文献。

王明贤先生是跨界的学者型艺术家,他是著名的中国文革美术研究专家、文革美术史资料的收藏家,中国当代建筑研究的学者、策展人,同时是当代艺术家、艺术批评家……

可以说王明贤是最为擅长表现城市风景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表面上看景色赏心悦目,但更值得注意的是隐藏在作品背后的精神史、文化史和艺术史错综复杂的结构线索,作品还反映出中国的社会进程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有如德勒兹所言,“过去比未来拥有更多的未来。”王明贤的作品挪用过宋代绘画《长桥卧波》,还有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也有借鉴俄罗斯巡回画派的一些风景画作品,形成中国当代语境中复杂的现象。正因为他对建筑和城市发展都非常熟悉,所以他将当代建筑引入到山水画中,作品时间、空间错置,却显得如此奇妙而又真实。如他创作的《溪山清远图今译》长卷,国家大剧院、鸟巢、CCTV大楼、世博会英国馆和高铁等都出现在画面上,还题有龙飞凤舞的诗词“江山如此多娇”、“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对中国不断变化的城市景观和全球化带来的影响进行艺术考古学研究,给古代山水杰作附上了当代艺术的灵魂。还有《失踪的老北京城系列》,这批只有黑白灰色的油画上面再加盖一个“拆哪纪念”,给我印象极其深刻。暂不去思考它们背后的内涵,仅看画面就已经感受到很强烈的视觉冲击,令人无法遗忘。

作为国际学术界公认的文革美术研究学者,王明贤的著述填补了新中国美术史研究的一项空白;“此时彼镜”展出了王明贤近30年来抢救性收藏的文革美术原作和历史资料,其中有的曾在国际上重要的博物馆展出过,有些极为珍贵的海报和红卫兵美术报刊则是在文革结束后36年来第一次和观众见面,重现了被遗忘的文革时期的美术,使人们发现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特殊的一页。这次展览展出了王明贤先生的装置作品《红色乌托邦》和大量的图纸以及文革漫画、美术战报,真实地把中国当时的状态表现了出来。展览不仅仅是为了怀旧,它呈现的并非满是灰尘的故纸堆,而是福柯在《知识考古学》所说的一个活跃的、不断和现实发生互动的知识体系。

“此时彼镜”这一重要展览将当代艺术和历史文献的展示结合在一起,探讨一种记录集体记忆的展览模式,其艺术观念和学术精神都会给人以深刻的启示。

这次展览从策划、沟通与设计都得到南溪先生与彭乐乐女士的帮助,在此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与参与。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