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好戏专访赖恩慈

1+1=? 好戏专访赖恩慈

这个被叫做阿毛的女生是赖恩慈,香港本土自主民间剧团好戏量的创作人和身体力行者,电影《1+1》的导演。曾因为要创作有关切格瓦拉的戏,便去南北美洲做考察,重返阿根廷、古巴和玻利维亚;大学里原本念的是英文系,为了转系到电影电视学习,宁愿退学;为拍摄自己选择的对象和故事,深入到真实的社会公共空间。于是,最初对阿毛的印象是果敢、正义、无畏。她似乎是一个充满力量感的人,是一位不计较生死的战士,在做完采访之后,了解到她的深思熟虑,了解到那些经得起推敲的执念,她说自己的花名是“赖坚持”,何为坚持,这绝不是一个人空洞的愿景与希望,而是不断的累积、不断的启发更多人不断的做出选择和改变,这就是1+1>2的力量。

相关专题第十七届ifva节
第十七届 ifva 颁奖典礼得奖名单

等于好戏量

*以下图片点击可看大图

好戏网:最初好戏量在旺角街头做表演的时候,赖恩慈比较不被接受,你希望人们和你自己从中获得什么?

赖恩慈:在香港这个那么商业的社会,街头更多被地产、商场霸占了,不是先天性地用来做表演艺术,我们作为艺术团体就会考虑香港的表演空间是否还有发展?我们是否能在一个公共空间做表演?第二,香港戏剧表演都是很室内和封闭的,令很多人觉得戏剧是一种很沉闷、难懂的艺术。但是,好戏量觉得戏剧并不是这一回事,好戏量的宗旨是“for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of the people”,戏剧应该是一种民众的戏剧,甚至剧场应该是带有更多的社会性,于是我们很大胆地去实行街头表演。

虽然深知这不是一个容易被大家接受的新事物,但我们想改变这些环境,于是,我们去到街头做不同的表演,例如近期我们在做的《俾D颜色我睇》(译作:给我点颜色看看),演员会让路人将不同的颜色画在他的身上,想说明的理念是人不应该分肤色,不应该有种族歧视,而当很多颜色在一起的时候也可以很漂亮。传达“与众同乐,雅俗共赏”,更加体现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好戏网:《阴质教育》里谈到在排练前会用自己本来的身份分享各自对教育的看法,介绍下这部新作吧?

赖恩慈:《阴质教育》已经做了十次,回顾第一轮表演已经是八年前了,我当时也是里面的演员,时至今日这套戏都坚持在邀请学生、老师、家长去参与表演。因为我们真的想去探讨教育这件事,而不是一个娱乐大众的表《阴质教育》演,所以我们在做排练的时候,会讨论对香港教育制度的看法,当中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参演的学生不管成绩优秀与否,都呈现出对教育制度相同的看法,就是一种压迫感。从这一点出发,《阴质教育》也像一个亲子剧场,不纯粹批判教育,而是希望每个人能有所思考。通过更多人加入到好戏量的讨论空间,对如何改变下一代的教育会有相当大的帮助。今年3月25、26日,这部作品会呈现出更多元的表演。

《阴质教育》海报

好戏网:你曾经谈到自己最满意的戏剧作品是《一个女子的独脚戏》,可以详细谈谈这个系列吗?用自己的女性身份去做探讨和其他饰演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赖恩慈:是我作为女性的身份,随自己年龄的增长(笑)做不同女性的独角戏。我用女性身份套入到不同年纪、阶层、背景的女性,我找到一个共同点是女性的感性。另外,我第四个独角戏叫做《女儿红》会在3月30—4月8日上演。之前第一套叫做《神奇女侠》、第二套《讲女》、第三套《女人型》,《女儿红》三套我都在探讨不同的表演方式。

《神奇女侠》我饰演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是根据一个真实事件创作出来的,女性受到社会不同的压力变成一个精神病患者,自杀了9次都不成功,于是转念创造自己,参加美国的再造垃圾比赛夺取冠军。《讲女》采用栋笃笑的形式,讲述的是香港女性的社会地位,“讲女”是如何诞生,女性为什么会有特别多的层面等等社会议题。《女人型》做的是十个不同身份女性的故事,很多都是真实身份的再现。每一个故事都应该被我们尊重与聆听,其实不会有很大的分别。演员会讲到《女人型》演员三重性:演员、角色、自我,如何重叠,在独角戏中这三点都是很接近自我的,所以饰演时会更加容易拿捏。

《女儿红》海报

《女人型》海报

好戏网:回顾你的大学历程:英文系—电影电影系—好戏量剧团,做出这些转变和选择的初衷是什么?你认为戏剧和电影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它们各自在你的生命里占多大比重?

赖恩慈:我觉得我读英文系是在教育制度下一个错误的选择。当我重新做选择的时候,认真想清楚我想要怎样的时候,我选择了与创作相关的事情—电影电视系,好戏量的创办也是当时同时进行的。

电影电视与戏剧的不同在于电影是导演带观众看,戏剧是观众自己看,这些基本的不同一直都存在,但是我其实一直都在找它们之间的“同”,我如何将之结合,相辅相成。对我而言的最大不同是,电影只要一片在手走天下,而剧场只能在一个地方。它们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从来不觉得做戏剧做导演是我的工作,我一直都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这种想法已经令它们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了。

 

等于纪录片

好戏网:《笨蛋老师》是记录「好戏量」艺术总监杨秉基的故事,《马槛》是拍摄性工作者。你是如何选择你要拍摄的对象的?靠怎样的力量支撑自己?

赖恩慈:我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好奇心。例如好戏量杨秉基,他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人,这代表他背后会有更具深层次的故事。我所挑选的对象都很有争议性,我不想纯粹去接收、听别人如何评头论足,我想自己去发掘。做性工作者纪录片的时候我还是学生(为完成一个功课),红灯区已经被媒体、大众说成是魔鬼进入的地方,当时也受到校方很多质疑,我最后还是辗转进入当中拍摄。越少人去接触、越危险的地方,越应该得到我们的关注。

赖恩慈大学毕业照
赖恩慈

 

等于未来

赖恩慈与许鞍华

好戏网:「好戏量」为香港独立自资的一个剧团,到目前的阶段,你觉得最困难的地方在哪里?

赖恩慈:很幸运,今年好戏量熬到第十年终于不用自资了,我们得到了政府一年的资助,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好戏量仍然是独立自主的,仍然保持一直坚持的创作路线,我们依然会做“阴质教育”。目前最困难的地方应该还是资金,就算今年拿到一年的资助,但仍然只够我们请一位新成员加入,而我们一起走过十年的成员至今都是分毫不取。另一个困难是如何在香港制度中保持平衡,我们既然在这个制度之下,要如何与之磨合,不过,我想我们依然会走与社会有关的路,并为之坚持。

♦赖恩慈与许鞍华

 

等于《1+1》

好戏网:《1+1》是第十七届ifva比赛公开组入围作品,也是你的首部剧情片,但是你还是采用纪实的方式去拍摄,出于怎样的考量?获得这么多褒奖,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赖恩慈:剧情片是你在脑海中建构的一个世界,其实《1+1》是真实事件启发我去拍的电影,在当中我埋了一些纪录片的手法,我是想讲一些真实的故事与人,我想故事够真才能感动人。纪录片教会我一件事,是它可以感动到人,不是因为我和我手中持有什么重量级的机器,而是机器前面的人和事件,所以纪实是很重要的。奖项意味着我要更加努力,它并不能代表什么,要有持续性才能代表一点点的成功。

《1+1》 《1+1》 《1+1》
《1+1》赖恩慈工作照 《1+1》剧照
  剧情短片《1+1》详情

 

等于赖恩慈

好戏网:用三个词形容自己的话,你觉得是哪三个?

赖恩慈:任性、坚持、八卦。

 

1+1=?,等于好戏量,等于纪录片,等于未来,等于赖恩慈。一个在遇到难关时,第一个跳出来说“做得到“的理想主义者,她说自己有一种“牧羊人”的力量,当她很想做一件事的时候,自然就会散发出某种磁场吸引到一些帮助她的人。我想这种磁场和她的名字有关,依赖恩慈,心怀善念,定得道多助。

 

Copyright 以上内容版权归属 好戏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拓展阅读
2012南方影展

 

twitter.com/mask9             weibo.com/mask9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COM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