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专访万能青年旅店-草莓音乐节2011现场


好戏专访万能青年旅店-草莓音乐节2011现场

万能青年旅店

►好戏专访特辑-2011草莓音乐节

“他们到底怎么冒出来的。一个迷案。”如何说清楚万能青年旅店的来龙去脉,是一件有点麻烦的事。在2011草莓音乐节,万能青年旅店无疑是最受关注的乐队之一,不仅在歌迷圈,在乐队艺人们中亦是人气颇高,甚至在台湾舞台都能听到不少台湾音乐人期待看到万青的演出。

我们很幸运,在2011年4月30日黑暗的草莓舞台后场访问到万能青年旅店乐队,在他们言简意赅的回答中,也许能给你带来探究谜案的几丝线索,或者就去全心享受音乐。美好的都在音乐里。


对话万能青年旅店
好戏:第一首歌《不万能的喜剧》之后,为什么隔了四年才出第一张专辑?
姬赓:为什么隔了四年才出第一张专辑?
董亚千:你还问我,我问你呢!
姬赓:因为我们……
史立:慢!
姬赓:对,慢!

好戏:那么万能是什么?不万能又是什么?
姬赓:就是万能和不万能的区别呗。

好戏:那是先有这首歌,还是先有乐队的名字?
董亚千:先有乐队的……差不多时候吧
史立:对,差不多。

好戏:为什么说傻鸟开腔呢?
董亚千:就是一种说法,没什么意思。

好戏:乐队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姬赓:瞎编的。我们就是胡编。

好戏:歌词中为什么常常出现“黑暗的心”“黑暗”这样的字眼?
姬赓:就是写着写着就觉得这块儿该出现这样的词,然后就这样了。

好戏:有特别的含义吗?
姬赓:可能跟生活的压抑有关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觉得这个意象特别合适我吧,大概就是这样。

好戏:听完你们的歌有一种梦醒了无路可走的感觉,在你们的作品中是否有这种梦境与现实的探讨?
姬赓:可能有吧。我们没有刻意去探讨现实和梦境。其实这个事情挺难区别分明的。写歌嘛,就写自己的事情,我们觉得它够真实,就把它放出来,发出来。

好戏:你们从哪里得到灵感?
姬赓:其实没有什么灵感。只有你每天遭遇事情的经验积累。

好戏:你的创作是否源自一种焦虑?
姬赓:对,有焦虑。生之焦虑。你生来就会有焦虑,没有一个人是完全没有焦虑地生活着的。

好戏:那你会为什么而焦虑?
姬赓:挺多,说起来得半天。比如说你也有你的焦虑,这种焦虑其实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我们就把自己的焦虑用音乐这种方法表达了出来。

好戏:你们想通过音乐表达什么呢?
姬赓:我们没有想法,初衷仅仅是玩音乐而已。至于这种表达的目的,最初是没有的。当你只知道音乐这些事情,然后你去作音乐,之后(的事)就自然而然了。

好戏:现在,音乐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姬赓:(音乐)就是一个阶段,生活的一部分。你在长大,你在生活,就是这样。

好戏:之前你们四年的时间都躲在一个地方沉静地创作,现在的创作状态跟以前有不一样吗?
姬赓:现在的创作状态比以前成熟一些了。以前,我们是一个人作词,一个人作曲,可能会存在沟通和磨合上的问题,这张专辑写完了之后,磨合的难度就小多了。

好戏:你们在创作过程中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姬赓:其实没有什么困难。(最大的困难)就是自己吧,让自己满意。因为我们听过很多伟大的摇滚乐,挺难让自己满意的。

好戏:喜欢的音乐人有哪些?
姬赓:那太多了。我们乐队四个人喜欢的都不太一样。我喜欢老的民谣诗人,或者偏实验音乐的人,比较革命性的。

好戏:那你们下一张专辑准备什么时候出?
姬赓:我们完全没有计划。

好戏:会不会又是三四年?
姬赓:我觉得很正常。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录好,就什么时候出。

好戏:这一张专辑创作的这四年,大概一首平均花多长时间?
姬赓:这个不一定,有的歌很快,有的歌会拖很久。就可能某一个环节卡住了,会一直不能让自己满意。就得大家一起把问题解决了,才能录音,制作,出版。

好戏:这次草莓音乐节有你期待的演出吗?
姬赓:有啊。明天可以看看顶马(顶楼马戏团),特别好的乐队。

姬赓 董亚千 史立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