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戏专访周云蓬-草莓音乐节2011现场


好戏专访周云蓬-草莓音乐节2011现场

周云蓬

我和命运合二为一-周云蓬
好戏专访特辑-2011草莓音乐节

听周云蓬的现场,有种让人热泪盈眶的力量,为着那些很少有人一遍遍提起的词,为着那些已逝去的人,为着青春和恋爱,不想用时代定义他,他是时代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同时他身置其中却拥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想象力,如他在《春天责备》中所写,“我热爱自己的命运,她跟我最亲,她是专为我开、专为我关的独一无二的门。”演唱结束后,他在这本书上写上一个“云”字,一笔一划,那就代表周云蓬,郑重而妥贴。

时间为此停止,为一把木吉他,一个盲歌手,一群热爱着他的人,在每个角落哽咽或歌唱。

 

对话周云蓬
好戏:云蓬先生您好,刚才那首歌(周云蓬在草莓音乐节现场唱的最后一首歌)是您即兴创作的吗?
周云蓬:不是,它是一首80年代的一首歌,但是我后来改编了,就是把它改成现在的那种电脑啊什么,它原来是买手表。
 
好戏:是配合今天的草莓音乐节写的是吗?然后改了一些词。
周云蓬:对,我想因为唱当下的东西人们更爱听一点。
 
好戏:您怎么理解城市和音乐的关系,哪个城市对您的音乐影响最深?
周云蓬:那应该就是北京了,我一直从做音乐到现在出专辑都在北京。
 
好戏:您觉得北京和其他城市有什么不一样?对于音乐创作的这一块。
周云蓬:它就是鱼龙混杂吧,比较包容,什么音乐形式都可以,可以很保守或很实验,都有市场。
 
好戏:那首《鱼相忘于江湖》中唱到“太阳落了,为了爱情回去。”能谈一下您的爱情观吗?
周云蓬:我觉得就是两个人互相的很默契的过日子就挺好的,其实我没有那么多更奢望的东西。
 
好戏:那为什么说相忘于江湖呢?
周云蓬:那个可能不光是写爱情的歌,说人与人之间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距离,有个自由度,互相有自由度的问题,因为比方说一个湖里全是鱼它也活不了。
 
好戏:在《九月》那首歌里面,有一句歌词是“一个叫木头一个叫马尾。”您是怎么理解这句词的?
周云蓬:对,马头琴就是用木头做的,在草原上拉,我觉得马头琴和草原是分不开的,所以马尾是它的弓弦,木头是它的琴箱,我觉得它也具体但也有一定的象征,比如植物啊,生生死死的那种。
 
好戏:您觉得它代表了童年的记忆吗?
周云蓬:那倒没有,因为我从来小时候没去过草原,但是可能代表了一种自己的梦想吧,就是从来没去过的地方,有很多想像。
 
好戏:您觉得听电影的乐趣在于哪里呢?
周云蓬:听电影就是你可以互读它,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填补那些空白。那可能就是挺有意思的,就不能完全的被电影控制住了。
 
好戏:这是您第二次来草莓音乐节,您觉得它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
周云蓬:草莓就是它整个很包容,它什么新音乐形式都有,然后他们是做的最综合最全面的音乐节我觉得,整个运作团队也比较专业,就是没有什么漏洞,调音、音响都做的很好,我觉得就是中国需要这种成熟的,能够持续下去的音乐节,像草莓这样的。
 
好戏:能说一下林生祥吗,我知道你们的关系很好。
周云蓬:对,林生祥我很喜欢他,他昨天早上五点的时候打电话说飞走了,飞到台湾。我觉得他是一个我们大陆很多歌手学习的榜样,就是他的音乐能够做很多社会公益活动,但是他的音乐本身并不流于很猥琐很世俗,他的音乐很有诗意很优美,然后通过音乐还能做那么多推动现实的事情,可能这一点就是我们比较欠缺,或者说我们这个社会环境和台湾还不一样我觉得,但是像林生祥他是很关心选举啊还有公益啊什么的,他并不是埋在书斋里写歌的那些人,但是他音乐一样做的很好我觉得这是给我们这种所谓批判歌手一个榜样或是一个典范吧。
 
好戏:听说您对内蒙那种呼麦唱腔很感兴趣,这种唱腔会出现在以后的作品中吗?
周云蓬:(笑)不行,我不行,我还不如小丽小河他们做的更好,但是我觉得那个很适合蒙古人,未必把这个加到汉族人歌里面就会很好,关键是恰如其分吧,所以也不用什么都用吧。
 

周云蓬

周云蓬

周云蓬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