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佐湟- 行走在出世与入世之间

 陈佐湟-行走在出世与入世之间

欲研究中国交响音乐现代史,陈佐湟是不容错过的一个人。他属于我国第一代以自己的实力稳稳地站在国际乐坛上的指挥家,并且又曾凭着坚韧的毅力在中国的交响音乐领域里掀起改革的风潮。这个被国外乐评人认为“具有站在任何一个乐队前面的权威”的人,毋庸置疑具有大师级的音乐水平,同时又饱藏着作为中国人的深深的入世情怀。

2011年5月13、14日,“香港2011指挥家节”盛邀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陈佐湟执棒香港中乐团在香港大会堂进行一次融合中西乐的演出。

「香港2011指挥家节-陈佐湟」音乐会赠票
香港2011指挥家节-陈佐湟

中国第一个音乐艺术博士

指挥家陈佐湟
出生于上海,1965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钢琴专业。1981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同年应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先生之邀,赴美国著名的坦格乌德音乐中心及密西根大学音乐学院学习。1985年获密西根大学颁发的乐队指挥音乐艺术博士学位。

陈佐湟曾应邀赴20多个国家和地区担任30多支交响乐团的客席指挥。陈佐湟的指挥流畅、细腻,并且富有激情和幽默,乐评家对陈佐湟评价是:“一位极有才华的音乐家”;“他的指挥艺术富有强烈的艺术魅力”。

 
* 第一次想做指挥
“我出生在一个根本没有音乐细胞的家庭,父母的工作都是跟艺术没有直接关系的。我在厦门鼓浪屿上小学的时候,非常容易被上学路上听到的钢琴吸引,但是我们家没有琴。还好邻居家里有一台闲置的旧钢琴,那个钢琴上面还有两个铜的蜡烛台。后来妈妈就跟邻居商量:能不能到他们家租钢琴,每天一个小时?我当时就是这样学琴的。后来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一下子听到一个乐队的声音,感觉一个乐队能说的“话”比一台钢琴多多了!我就觉得做一个指挥太棒了!”
 
* 启蒙人 - 郑晓瑛
“通过别的老师介绍,我自己去她家敲门拜师。郑老师是一个在音乐上很严谨的人。她问我学指挥是想学点手上的活儿,还是真正的想学指挥?结果很幸运的是我通过了她所有的测试。我们两个人上一次课很不容易,只能互相约时间和地方,偷偷的学。我把谱子背下来,在她面前无声的比划。她对谱子非常的熟悉,有一点不对,她马上会指出来‘不对不对,你忘了给黑管了!他进不来’。我就赶紧再给个弧线。她使我对指挥这个职业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一生的追梦人

   

源自对音乐的本能的热爱,陈佐湟走到了只有少数人才能企及的音乐圣地,他也因为自身独特的艺术水准和国际眼光,被誉为“是继小泽征尔之后最重要的亚裔指挥家。”自幼年第一次听到钢琴的旋律起,陈佐湟就被这奇妙的声音抓住了。接下来无论是在动荡的岁月里偷学音乐知识,还是身处异乡度过艰难的求学岁月,或是作为中国交响乐的风口浪尖上的改革者时,对音乐的信念以及由此获得的乐趣是他最强大的精神慰籍。直到今天,陈佐湟仍有每天阅读乐谱的习惯。

一个人的天分并非能从早期就明显地凸现出来,但是一个人年轻时所执着与所选择的却是在铺就他以后道路的根基。从最初只能凭借想象进行没有声音的指挥,到走入大学全面接纳音乐的滋养,陈佐湟的音乐舞台也从此延伸到了世界。在国内外繁忙的指挥活动中,他积累了从古典、浪漫到现代作曲家的丰富的曲目,并且在与不同国家、民族、文化心理的演奏家们一次次的合作和交流中,渐渐能从从最深刻的根源上去认识音乐。

音乐巨人托斯卡尼尼曾说:"如果观众没有感到我的存在而只听到了音乐,那我将十分荣幸"。陈佐湟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如此,他总结出了指挥的最高境界:“不把自己当成‘第三人称’向观众讲解作曲家想要说的话,而是把自己融入音乐,与乐队一起站在作曲家的立场上以‘第一人称’打动听众。”但是陈佐湟对音乐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说:“在准备和研究一部作品时,除了反复阅读总谱之外,我也聆听各种版本,揣摩前辈大师的经典阐释,但在演出时,我谁也不摹仿。”

指挥家陈佐湟
     

作为一个指挥家,陈佐湟致力于打造一个“不演奏完美音符而演奏充满生命、色彩、个性的音乐的乐团”。同时,陈佐湟还坚持一个乐团仅仅只有高超绝妙的技艺还不够,要有自己对于艺术的领悟,要逐步形成“自己的”声音和风格。

作为艺术家,陈佐湟具有令人信服的功力和气质,作为领导者,陈佐湟同样拥有足够的见识、能力和责任感。而且现代指挥家已经不仅仅是一个音乐创造者,他们同时还应肩负着传播音乐文化的历史使命。特别是在中国,体制和大众的音乐修养仍然是交响乐发展取得突破的两个关键因素,而领略了国外高效的管理机制和优质的音乐听众的陈佐湟更加能感受到中西交响乐的落差,因而他在坚守自己的艺术追求的同时,积极促进中国交响乐的发展。陈佐湟曾说:“有人以为音乐家靠灵感就行了,其实这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职业。”这话语中饱含的感慨,非一般人所能体会。

     

世界音乐中国根

陈佐湟在中国音乐界享有几个“第一”的声誉。他是新中国第一位音乐艺术博士、中国交响乐团第一位艺术总监、第一个在中国引进了音乐季制度、被称为中国交响乐改革第一人。
   
1987年-1996年
陈佐湟担任中国中央乐团(后为中国交响乐团)指挥,并带领乐团赴美国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旧金山、洛杉矶等二十四个城市进行了历史性访问演出。
 
  2000年-2004年
离开国家交响乐团后,他应邀赴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担任三十多支交响乐团的客席指挥。对他来说,这是一个了解世界音乐的最好机会,也让他吸取了各地音乐艺术的精华。

   
1996年-2000年
陈佐湟参加了组建中国交响乐团的工作,并出任该团首任艺术总监。乐团实行音乐季演出制,这一制度是近几十年来中国交响音乐事业三件代表性事件之一。这时的陈佐湟只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
  2004年至今
陈佐湟再次回绝欧美各大乐团的盛情邀请,回到上海担任重组后的上海爱乐乐团艺术总监;2007年始担任中国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2010年始担任中国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首席指挥。
     

指挥家陈佐湟与孩子们在一起

离开国家交响乐团后,表面上看,他已经置身事外。可是他说,除非真的心死,才变成真正的“身在局外”,不然还是切切于心。陈佐湟对交响乐在中国的前景很有信心。他说在每个国家演出谢幕的时候,都会面对自己的观众。在很多国家,“银发观众”所占的比例是很大的。美国曾经做过一个调查,自己买票听交响乐人的平均年龄是50岁,10年后再做一个调查,还是50岁,也就是说,不到50岁是不会去听音乐会的。但在中国,年轻人所占的比例很大,比很多西方国家的比例都大,这是交响乐的前景所在,潜力所在。

     

   
 

很多人问过我为何舍弃一些优越的生活环境和条件回来做这件事,我坦诚地告诉他们,这绝对不是经过精心算计过的决定,而更多的是一种感情上的冲动和支撑。组建一支中国自己的交响乐团是我人生的追求。我所从事的不止是自己对艺术的一种追求,也是对我自己的人格和良知的一种考验。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命运也有一代人的使命和责任,但一代人也必定有自己的局限;谁都离不开历史和社会的大环境。能做什么、做成什么、能做多少,有时并不由得自己,不是一代人能把所有事情都做完的,只要努力过争取过,每个人尽到自己的责任就好,回头看自己一生就不会灰心丧气,尽力争取最好的结果吧。

—— 陈佐湟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