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落幕》中文版演员招募启事

 

《爱的落幕》中文版演员招募启事

《爱的落幕》

轰动欧洲之法国当代著名编剧及导演帕斯卡尔·兰伯特作品
法国T2G剧团&北京蓬蒿剧场联合出品
法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合作处(中国)部分资助
中法文化之春&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联袂呈现

2016年6月7日北京蓬蒿剧场首演
面试时间:2月23日下午三点开始
面试地点:北京蓬蒿剧场(北京市东城区东棉花胡同35号,毗邻中央戏剧学院)
面试要求:请用心背诵剧本前两页,面试将持续15-20分钟
请发送个人简历到:penghaocast@163.com
简历发送要求:简历文档格式为word或PDF,含照片及正文信。
简历发送最后期限:2月22日。过期将不再考虑范围内。

*剧本等准备材料下载地址

 

演员要求
1、经过专业话剧表演训练,具有表演经验,可以记住长段独白台词。
2、理解剧情中的深度和人生况味。
3、关注生活现实的细节,可以聚焦并触碰到生活的丰富细节。
4、具有广阔的视野。
5、不限制个人表演风格,但需要体现自然和自由,并达至有理,令人信服。
6、具有一定幽默感和纯真的天性做为表演技术的基础。
7、演出费用包括:演出费、排练费。

 

制作概况
法国当代天才剧作家、戏剧导演Pascal Rambert编剧、导演作品,中法文化之春合作制作项目,话剧《爱的落幕》中文版现招募演员男女各一名。

《爱的落幕》中文版本将于2016年6月上旬在北京蓬蒿剧场首演,场次为3~4场。

导演Pascal Rambert面试演员时间为2月23日。首次和导演就剧本展开的工作时间为3月14-17日,正式排练时间为5月23日-6月7日。演出总时长为2小时,为中文普通话配英文及法文台词字幕。

两位演员做为多年的情人和知己出场,以各自的长段独白做为表演程式,台词和身体表现力同等重要。演员年龄优先考虑30-45岁之间。

《爱的落幕》

作品简介
《爱的落幕》是一个关于分离的故事。故事发生地在演员排练室里。一对中年夫妻似寻常百姓,但语言开门见山直冲主题,缘由其中一方执意的想要分离。表演双方在看似问答的情节设置中各自完成一段长达1小时的独白,而另一方用整个身体的表现回应对方的语言以及语言下的暗流。

有关两性关系,它的结束可犹如生命的结束,而结束即为关闭或者消失;正如一段关系的开端也可以是各自的重生——这是一部献给灵魂的戏剧,是个体用血肉和筋骨进行自卫、攻击以及重塑自我的洗礼。《爱的落幕》将法语锻造成无比自然的日常问答,层层拨开语义背后的人性的复杂,不断用声音撞击我们的耳朵。它的语言有机而充满节奏的律动。两位演员在舞台的两端,似乎着了魔一样,用这语言包围整个剧场空间,又在彼此之间不断竖起一道道铁丝网,再将它们盘绕着深嵌入彼此的心灵。

 

导演的话
“演员对我来说更像是艺术家,他们是我文本的合作写作人。我这一生所有创作的都像是在对同一个作品的不停创作。在热讷维耶,做为这里的国家剧院的艺术总监,我邀请众多当代艺术家参与创作,我选择那些从头到尾伴随其作品生活的艺术家——他们是生活的并不断创造的人。”

“语言正在逃逸,重复而且一再地逃离自身。我在本剧中采用一种特殊的语言,我提炼一种人面对分离处境时的暴力——这是几乎所有人,我们,或早或晚都要遭遇的感受。”

“如莎士比亚所揭示的,我们在爱中恨,同时也在恨中爱。”

《爱的落幕》

帕斯卡尔·兰伯特及其作品简介
自2007年以来,帕斯卡尔·兰伯特一直担任T2G剧团导演,同时兼任热讷维耶国家戏剧中心艺术总监,开展当代艺术创作的组织和研讨,创作类型包括戏剧、舞蹈、歌剧、当代艺术、电影及哲学讨论)。

帕斯卡尔·兰伯特的戏剧和舞蹈在巴黎、纽约、东京、莫斯科、玻利维亚和中东等地陆续上演。他的作品(包括戏剧,小说和诗歌)陆续发表在法国les Solitaires Intempestifs出版社并已被翻译为多国语言而相继上演,包括英语、俄语、意大利语、德语、日语、中文、克罗地亚语、斯洛文尼亚语言、波兰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墨西哥语、卡斯蒂利亚语、加泰罗尼亚语、荷兰语、捷克语、泰语、丹麦语以及希腊语。

他的多部舞蹈作品,特别近期的《死亡象征》,与灯光设计师伊夫·戈丁于2013 年共同创作并展出于蒙彼利埃、阿维尼翁、乌得勒支、柏林、汉堡、纽约、东京和洛杉矶等地。他也曾在法国和美国数次导演歌剧作品。他执导的短片电影也获选入围潘廷、洛迦诺、迈阿密和巴黎的电影节。

本剧目《爱的落幕》于2011年第65届阿维尼翁戏剧节期间创作。这部剧特别为奥黛丽·伯奈特和斯坦尼斯拉斯·诺德艾写作并因此获得国际性的成功。本剧本在2013年的公共剧院“Dithea奖”中折冠,此前更是在2012年的“辛迪加德拉艺术批判奖”(影评人联盟)中获得最佳法语编剧奖;同年10月,本剧还获得法国国家剧院中心“戏剧文学奖”)。至2015年,《爱的落幕》在法国和世界各地相继上演超过140场,特为不同艺术剧院改编的《爱的落幕》也已在如下地区上演:莫斯科(莫斯科艺术剧院)、纽约、萨格勒布、摩德纳、罗马、米兰(短笛剧院)、静冈、大阪、横滨、柏林、汉堡(塔利亚剧院)、巴塞罗那、哥本哈根、奥尔堡、奥胡斯、欧登塞斯。兰伯特创建的舞蹈作品《世界经济的微观历史》在热讷维耶剧院首演并历经2010年的法国巡演后,也已在日本、汉堡、卡尔斯鲁厄、纽约、洛杉矶、匹兹堡以及开罗相继演出。

他的戏剧作品《为了生命中的阿维尼翁》首演于2013年第67届阿维尼翁戏剧节期间的教皇宫殿大殿。他最近的演出《彩排》特为法兰西喜剧院以及艾曼纽·贝阿、奥黛丽·伯奈特、丹尼斯·波特伊泰斯,斯坦尼斯拉斯·诺德艾以及克莱尔·泽勒所写,首演于2014年12月12日的国家戏剧中心,后来也作为巴黎秋季艺术节的参展节目在里昂、法国境内以及国外巡演。

目前他正在为莫斯科艺术剧院撰写剧本《女主角》并定于2016年由其本人导演。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6月在巴黎著名的北方剧院,兰伯特的五个剧本在此举行了系列性展出,演出包括:《死亡象征》、《爱的落幕》、《为了生命中的阿维尼翁》、《我和我的双手》以及《科学力比多》。

本剧为北京蓬蒿剧场制作出品剧目,2016年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特别邀演”单元剧目及2016“中法文化之春”特别邀请剧目。

 

演出团队
编剧、导演:帕斯卡尔·兰伯特/ Pascal Rambert
法语版演员:奥黛丽·伯奈特/ Audrey Bonnet
斯坦尼斯拉斯·诺德艾/ Stanislas Nordey
舞美设计:丹尼尔·让内提欧/Daniel Jeanneteau
服装设计:拉·博奈特/ La Bourette
音乐设计:亚历山大·梅耶尔/ Alexandre Meyer
灯光设计:帕斯卡尔·兰伯特/ Pascal Rambert
让·佛朗西斯·巴斯纳德/ Jean François Besnard
巡演经理:宝林·柔赛丽/ Pauline Roussille
中文版制作人:梁丹丹/ Dandan Liang
中文版行政统筹:徐一棉/ Agnes Xu

 

导演创作意图
《爱的落幕》是我特别为斯拉斯·诺德艾和奥黛丽·伯奈特创作的。

最初,斯拉斯·诺德艾告诉我,他想来演一次我写的剧本。我说可以啊,我正想写一部有关“离别”的剧本,讲的正好是他这个年龄段的男女之间的激烈分歧。我说我想让奥黛丽·伯奈特来做女主角,他说他也很欣赏奥黛丽。后来我征求奥黛丽的意见,她欣然同意了。

这篇剧本之所以特别为斯拉斯·诺德艾所作,是由于他不仅在台词上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句句吐字清晰准确(法语),而且他还有着独特的天赋,那就是通过呼吸带动整个肢体来传达语言的能力。

斯拉斯·诺德艾的整个身体都跟着他呼吸起来了。他赋予了每句台词新的境界——完整且完美的新境界:他的一字一句就如锋利的刀刃般,蓄势待发,谨慎安排,时刻准备着在关键一秒给对方以致命一击;他能把每句台词都处理得当,逐层递推;他直接呈现在观众眼前,从嘴里将内心的不安和干涸一吐为快——那内心干涸、充斥着邪恶的力量;那嘴唇飞速地张合,吐着数不尽的不满与酸楚;那双眼中流露的,是无尽的恐惧与惊诧。

他一吐为快,本挥着一只手,后来又挥起双手;这双手本还僵硬,似乎懒得伸出来,之后突然挥舞得猛烈,像熊熊燃烧的大火般。这身子支撑着一切,也支撑着言语;其实这身子本身就变成了一种语言,任何从嘴里说出的话反而都达不到完美的程度。通过双手、嘴唇、双眼及双腿的动作,这曲艰难的芭蕾舞就这样断续演绎着,没有一处移动是缓慢的——时而退避,时而冲向前去,甚至冲向舞台的边缘,冲向舞台之下;他斥责对方,激怒对方,一次又一次重复着,喋喋不休。

所以,我们要细细品味斯拉斯·诺德艾的肢体语言,细细品味他的嘴唇、双手、双腿和前胸的动作。这样直白了当地罗列事实于对方而言是没趣且粗鲁的;如此直言不讳,发自肺腑,就像致命武器般,一旦放出,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剧是我为斯拉斯量身定做的,正因他有如此天赋!

《爱的落幕》也是我特别为奥黛丽·伯奈特所作的。

在前半个小时,她所扮演的角色在台上一言不发,只是看着斯拉斯·诺德艾通过双手、嘴唇和胸腔的动作解释他要离开对方(爱的落幕)的原因。之后,奥黛丽深吸一口气,准备回应了。

我为奥黛丽创造的角色与斯拉斯十分不同:奥黛丽的身体细长苗条,透出着曲线美;她安静地听着,倾听着男人的话,她苗条的身体在那儿一动不动;等男人说完了,到了她要回应的时候,她才发出中低音调的声音,吐出冷酷生硬的字眼。她的声音有时会出乎意料地上扬,有时又突然间降到谷底。而后,她又会沉默着,整个身体等待着,呼吸着,至始至终呼吸着。还有谁能像奥黛丽这样会创造沉默的气氛,又有谁能像她那样静静地反问道:“那又怎么样?”;哪怕是在彻底寂静无声的时刻,她也有如此强烈的表现力。她近乎麻木的面容似乎在诠释——虽然我没说什么,但是我就在这儿,就站在你面前,等你说完之后我才说。

她的声音洪亮有力,单调刺耳;在她面前你打不了说谎的念头,因为她的字里行间都透着怀疑的力量,对方话里话外的每层意思,她都要核实一遍。

那男人的话就像货摊上的死鱼,它究竟有多鲜活,得是用肉眼来检查的——
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活在这世上吗?

事情的另一面呢?

哪一面是对的?

你还在听吗?

那话从何说起?

这些疑问都呈现在奥黛丽·伯奈特与对方的博弈中;她抱着怀疑的态度,沮丧不堪。听着对方粗鲁,直白又伤人的话语,看着他的肢体动作,她回应道:“真的?那是真的吗?”然后,激战又一次打响了,一次又一次打响。

奥黛丽·伯奈特是位战士,她无需动刀动枪,就能直接捕捉对方言语中直白肮脏、尖酸刻薄的成分,然后像观察死鱼的新鲜程度那样,检验那言语是真是假、检验爱情那是否已彻底落幕。

帕斯卡尔·兰伯特
巴黎,2010年4月

 

《爱的落幕》文学评论
随着一对夫妻互诉心声,他们将心中最深处的思绪化为两段不容干扰的独白,他们的爱情也走到了尽头。他们要做的,就是在清算旧账时,从无情的言语攻击中全身而退。

《爱的落幕》自然就是故事的结局,因为这个故事就是关于分离的,关于一对想要了结一段故事的夫妻。这段故事稀松平常,他们谁也不愿再提起。愤怒和急于分离的意愿驱动着他们。但是“爱的落幕”也可以视为一种开端,因为“了结”也意味着“圆满”,那是种归属于灵魂空间的圆满,正是这空间定义了人的个体,即由血与骨组成的不可侵犯的领土。

经由一种有机的甚至是充满舞台感的语言,两位主角奥黛丽和斯拉斯站立于舞台的边缘,用语言在他们二人之间筑起藩篱,而这种语言的存在方式是喋喋不休、循环往复的,好似在二人身体里虬结。两人的独白互不干扰,除非有孩子突然来打断,二人的倾诉绝不会停止。“问我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想将它视作一场舞蹈表演”,帕斯卡尔·兰伯特说道。这是一场精神的舞蹈,将灵魂那难以察觉的律动与紧张置于舞台的聚光灯下。

虽然观众没有挪动身体,但他们离开影院时还是能感到这正是他们一直经历的一场内心之战。对观众而言,这场内心的战争是能够自己来判断的:这来源于一种近乎全息的能力,即通过语言,也就是纯语言来构筑动作,使情景看起来只有本身,而别无杂质;除了我们注入的深意以外,别无其他深意。——法国小说家唐吉·维耶尔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