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所未见·至乐汇5周年-《写给2015年的一封信》

 

创所未见·至乐汇5周年-《写给2015年的一封信》

 

文/藏志
在关于时间的视觉艺术中,萨尔瓦多·达利的油画《记忆的永恒》堪称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四个象征时间的软绵绵的钟表,一个挂在树枝上,一个悬浮在湖泊中,一个搭在鱼胚胎状的物体上,还有一个摊在不知名的木箱物体边缘,极度逼真的细节呈现,以荒诞的方式组合在一起,构建出某种超现实主义的意味,达利曾谈过他对时间的理解——“它们注定消亡或根本不存在”。

以这个不算典故的典故作为这封信的开端,实在是因为对于时间,至乐汇·怪咖剧团(CHINA Monster Drama)有太多想表达的情感。从2010年8月2日创立伊始,筚路蓝缕、跌跌撞撞,至乐汇一路摸索着走过第一个5年,不论是出于理性还是感性,这整整5个年头都实在令人百感交集、欲说还休。但最后,我们还是选择用达利对时间的这句理解作为问候2015年的开场白——“它们注定消亡或根本不存在”——是的,时间易逝或从未存在,但关于时间的记忆将会永存。

那么关于2015年的记忆呢?我们希望能与这个年份达成这样的一个约定和默契:创所未见。

 

朝花,或者夕拾
始终都站在时代的舞台上

-2010年9月11日
《六里庄艳俗生活》在“2010北京国际青年戏剧节”正式亮相,这是至乐汇出品的第一部舞台剧,名为“艳俗生活”,舞台之下其实既不艳也不俗,更多的是对未来诚恳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老实的期待——至乐汇在中国戏剧的大舞台上,能站的起来吗?没有答案,未来在虚空中,唯一能确定的是,“六里庄”成了至乐汇的起始站,从此“一蓑烟雨任平生”。

-2011年12月13日
至乐汇与导演周申正式签约——周申、刘露共同编剧的一部舞台剧作品,辗转多家戏剧制作机构,最后花落至乐汇,签约那天,大家很客气礼貌地对未来寄予乐观的期望,可谁的心里都没有底。

-2012年6月20日
在木马剧场进行首轮演出,一轮之后再演一轮,逐渐票房抬头,但依然心里没底,咬咬牙,继续再演……这部被外行看神剧,内行看门道的舞台剧名叫《驴得水》,嬉笑怒骂、皆成文章,不仅成为2012年震惊中国剧坛之作,也被观众和媒体赞誉为“中国当代戏剧的现象级神作”,一演再演,从木马剧场的星星之火终成巡演全国之势,直至现在依然热演不衰、一票难求……

时间就像魔术师,也像谜语,电影《阿甘正传》里说“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巧克力是什么味道”,我们永远不知道时间在下一分钟、下一个小时会变出什么把戏,给我们以惊喜还是给我们以打击?唯有忐忑前行,踏踏实实做出属于至乐汇的戏剧作品。从2010年到2015年,从麻雀瓦舍到木马剧场、从先锋剧场到9剧场,从北京到上海、江苏、浙江、湖南、台湾……《老佛爷的爷》、《吉祥公寓》、《三人行不行》、《单身男女》、《一出梦的戏剧》、《破阵子》、《狐狸小晶》、《奇葩葩》、《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东北往事1》、《土豪的一千零一夜》……

至乐汇以“做最艺术的商业戏剧”为主旨,以“全面为中产阶级服务”为纲要,在过去的5年里为观众奉献出17部风格各异、主题各异的精彩剧目,连续四年举办“怪咖戏剧梦想展演”,陆续完成了450场次演出,作品巡回超过23个城市,观众人次累计至27万人……这就是我们面对时间这道谜题,给出的最有诚意的答案。

朝花夕拾,重要的不是回望,而是汲取继续前行的能量。所以,2015年,至乐汇将会全面启动以“朝花夕拾”为主题的经典剧目展演季,我们将从过去5年创作出的17部剧作中甄选出部分剧目,重新打磨、开挂升级,并希望藉此开辟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戏剧类型化时代”。至乐汇一直坚持这样一个观点:只有遵循真正的商业文明,才能有真正健康的戏剧市场;只有拥有健康的戏剧市场,才能孵化出越来越多的优质戏剧作品。商业文明的特质之一就是类型化区分,类型化并非简单的标签化、模式化,而是专注不同戏剧类型中的观演关系之本质,创作出真正适宜于这种观演关系的戏剧作品。简而言之,商业戏剧市场需要准确分众,在不同的分众市场中都应该有高于一般标准的优秀剧作,最终达到戏剧观众从数量到质量的拓展和延伸,只有不断拓宽戏剧市场的观众基数,这个市场才会充满活性,而不至于自我局限为小圈子自说自话的坏循环之中。

这是至乐汇与2015年的第一个约定:用类型化的商业戏剧拓深市场,用朝花夕拾的方式摸索新的创作和制作路径。5年来,至乐汇一直以“黑色喜剧”为最重要的创作风格指引,追求用戏谑的表皮刻画人性的肌理、用极致的冲突剖析社会深层的困境,然而随着中国商业戏剧市场的逐渐扩展,单纯的一种风格类型完全不能满足观众对不同戏剧形式的需求,纵观至乐汇过去的17部作品,以及现在正在创作和准备创作的剧目,也根本不能单纯的用一个“黑色喜剧”概括,时与势相融相济、相生相催,至乐汇必须要走出单一化,开拓多元化。

同时,至乐汇也深知,分众市场之最要紧的,依然在于作品的质量和对观众的个性化服务,类型化不是噱头,更不是迎合宣发推广的文字伎俩,是对一个市场类型领域深钻细研后的真正理解。所以,除了“朝花夕拾”主题展演季,2015年第一季度,至乐汇还将郑重推出两部商业类型剧——对原创音乐剧的叩门之作《狂奔的拖鞋》、和亲子剧的第一次亲密体验《喜地的牙》,两部原创剧目,根基同一、花开两枝,而且分别指向两个几乎完全不同的商业戏剧市场。

2015年,至乐汇将持续开启公益行动。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联合至乐汇即将发起“音乐剧发展基金”。此基金致力于中国青少年音乐剧教育培养及演出。少年强,则中国强!怪咖深深知道,振兴一项事业,必从教育开始。

朝花,或者夕拾,从2010年到2015年,至乐汇每一次进步、每一次变化,都无非是站在时代的大舞台上,跟随着时代的每一次脉搏跳动而跳动,在文艺青年们纷纷跃入创业大潮、80后群体已成长辈、90后男男女女们开始了新的一轮社会消费主体更替时,没有任何事情还能固步自封,所以,在2015年,观众将会看到至乐汇的变化,我们也会用最笨的方法、用手工匠人的专注态度,去实现和完成这一跨越性的变化。

 

北戏,或者南剧
无非你来我往,求同存异

早在2012年3月27日,至乐汇就与作家孔二狗先生签订了他的代表作“《东北往事》系列”的舞台剧版权,但一直到了2014年的第四季度,经过长达三年的厉兵秣马,至乐汇才终于为观众呈现出这部大气磅礴的“青春史诗剧”,《东北往事1》在北京解放军歌剧院首轮五场演出后,不仅引发观剧热潮,迅速升级为“年度文化话题”,还得到了来自政府机构、专业专家、业界同仁的一致认可,并且吸引住了商业市场的高度关注,至乐汇与风山渐迅速签订了《东北往事1》2015年全国巡演的合作方案。可以说,《东北往事》成为一个可供研究和参考的戏剧案例——如何在政府、商业、艺术中寻找到合适的尺度,尽可能兼容并蓄而不是彼此针对、相互对立。2015年4月3日,《东北往事1》将在上海大剧院拉开帷幕,由此开始全国巡演的第一站。

电影《一代宗师》中,宫宝森先生拿着一块饼考叶问功夫,说了当年“北拳南下”的时代背景,说拳不分南北,叶问回应拳岂止不分南北,还能走的更远——在想法上就赢了宫宝森。这段影像更像隐喻,在过去的数年里,戏剧圈也一直流传着“北京造口碑,南下收票房”的说法,俨然北方是文化高地、南方是票房重镇,北戏南下是“收割”,南戏北上是“朝圣”——至少在现在,这套说辞在现实中已经完全站不住脚。拳不分南北,戏也不分南北,北京、上海都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戏剧内容、戏剧品牌孵化地,也都是中国最重要的商业戏剧风向标之城,不论从哪个指标上来看,中国商业戏剧的未来一定是“双城记”或“多城记”。所以,至乐汇将《东北往事之天鹅刺金》在上海大剧院的演出视为一个契机,就像一根引线,点燃后,绽放的是更加瑰丽的烟花。这也是至乐汇与2015年的第二个约定:北戏,或者南剧,无非你来我往,求同存异。

2015年4月3日,《东北往事》首演之日,至乐汇将会对外宣布这第二个约定的具体内容,现在我们能透露的只有四个字:创所未见。

与此同时,《东北往事》系列的第二部已经进入倒计时阶段,至乐汇对这个系列寄予厚望,并非只是出于商业与市场的考量,更重要的事情在于,作为一家民营剧团,至乐汇从《东北往事》中看到了一种尊严和希望。长期以来,但凡涉及到历史、史诗题材的戏剧作品,都是国有院团之强项甚至于“专利”,民营剧团要么因为资本规模不够、要么因为创作力的心有余力不足,还有的因为太顾及眼前利益知难而退或根本无意触碰,使得民营剧团一直扮演着爆笑、廉价、草率、恶趣味、非专业的形象,它确实能在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却无法引得精英群体真正发自内心的尊重,简而言之,在真正具有学术意义的戏剧语境中,民营剧团长期被边缘化和标签化,其蕴藏的潜力被严重低估,其存在价值有时甚至不如学生戏剧和非职业戏剧——后者至少还能被形容为“鲜明、纯粹、自由”。谁能为民营剧团正名?答案很简单,作品!只有作品,才是证明剧团是否值得尊重的唯一标准。

《东北往事》系列正是这样的希望所在,它至少证明了作为一家民营剧团,至乐汇能够用自己的努力和刻苦,赢得尊严;同时,至乐汇也将从这个系列开始,探索更为庞杂的戏剧主题和呈现形式,在2015年第四季度和2016年的第一个季度,还会有不论题材、规格,或是主题内涵、历史跨度,都远超《东北往事》系列的作品出现。至乐汇向来都明白,民营剧团与国有院团相比,优势在于船小好掉头,然而一支船若只懂灵活掉头,那终其一生,也只能在浅水中摆渡而已,我们喜欢浅水中的清巧灵动,但更好奇大海的辽阔与厚重。

 

玩在现在,或玩在未来
一个念头就是一个新世界

有时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念头,有时候一个念头,经过蝴蝶效应之后,就会成为一场风暴,风暴过后,你无意就闯进了一个新的世界。对于至乐汇而言,2015年就是那个风暴过后的新世界。

在过去的整整5年里,至乐汇只做了一件事情:做好戏,做尽可能多的好戏。五年过去了,17部已完成作品,4部接近完成作品,还有近10部已计入档期随时可以启动的作品,近30部戏剧作品的体量,对于至乐汇而言,戏剧产品的创作、制作和运营这个生态链条,已经形成了稳定的机制和惯性,那么接下来呢——是在这个链条上继续累加数量,让这个链条更加庞大,把赤壁上的“铁锁连船”进一步改造成一艘航空母舰?还是另辟一块天地,或干脆进入到某种平行世界里,让不同的世界同时运转,相互并行不悖?至乐汇选择了后者。

至乐汇与2015年的第三个约定就是这样:成立子品牌,开辟新征途。我们坚持相信,每一个当下之所以能走稳,都是因为我们胸中怀有对未来的敬畏。未来是什么?根据我们“全面为中产阶级服务”的主旨,我们还可以把这个问题精炼为——“中产阶级的未来是什么?”、“未来的中产阶级是什么?”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相似的,我们认为未来的三个关键词分别是:智识、趣味、体验。谁能真正做到这三个关键词,谁就能“玩在未来”。

所以,至乐汇在2015年将会成立两个独立的子品牌:“怪咖客”和“玩在未来”,它们各有各的玩法,虽然都系出至乐汇,但非常独立,各自拥有一套全新的、完善的发展系统。“怪咖客”是以相似智趣聚集的虚拟群体,并以这个群体为核心,自然延伸和拓展出各种各样有趣的事物,甚至包括建筑和空间;“玩在未来”则是一个更为庞大的计划,它将以“音乐剧创艺营”为具体载体,不但在地理上打通一条音乐剧创艺地图,在心理上还会构建出“戏剧家庭”、“戏剧社区”的全新概念,简而言之,不是只有戏剧作品才叫戏剧,在至乐汇未来的发展愿景中——戏剧,就应该是戏剧的全部!

回到这封信的开头,萨尔瓦多·达利用现实主义的细节刻画,来完成超现实主义的艺术理想,在他的绘画作品中,时间也许只是一种媒介,一个会随时消失或从来不曾出现的媒介,然而,《记忆的永恒》却成为刻画时间的经典作品。每一年的更替,我们缅怀过去,期望未来,向时间致敬,向未来行以注目礼,不是因为时间本身,而是因为我们将创造的那些负载于时间之上的记忆。在过去的5年里,至乐汇完成了许多山峰的跨越和洼地的隐忍,终于走到了一个转折,在这个转折中,时间并没有具体的意义,真正具有意义的是我们的行为。宁在一思进,莫在一思停,我们将试图奔跑,并不是因为那些诸如“世界属于行动者”之类的陈词滥调,而是在于,奔跑能够让我们看上去更自由一些。

 

⇒至乐汇演出查询请点击至乐汇·怪咖剧团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