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富杭台》-金石个展

文 / 谷浩宇

金石个展《富杭台》由五组创作作品组成,大部分的作品以现成物(ready-made)的方式呈现。现成物在西方当代艺术是广泛使用的语言之一,而在大陆与台湾的当代艺术圈,使用现成物的艺术家比例并不高,金石是其中一位对于现成物的使用有着成熟语言的艺术家。由于现成物有大量西方艺术家成熟的形式与使用现成物的思考模式,往往在华人当代艺术家的现成物创作里,容易看见与西方现成物作品相类似的使用造型形式或思考逻辑模式。金石在经历多年的发展,在使用现成物的拿捏上,一方面对现成物的使用有基本的概念,不与正在发生的国际当代语言脱节,一方面金石的现成物创作也并非套用某种既定的模式程序,他使用的现成物来自艺术家自身的各种经历,包括社会环境与个人在艺术信念上的思考及趣味,因此无论在艺术的形式与内容上,表达的是属于现成物背后较真实的社会/个人的脉络发展。这也进一步的发挥了艺术家选择以使用现成物为创作语言的意义。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在使用现成物的发展过程里,金石今日的创作,更自在地让他所选择的现成物发挥现成物背后各种可能性,而不只是单一的指涉。以作品《富杭台》为例,这组作品由金石在富阳/杭州/台州三地捡拾而来的25件现成物组成,在每件现成物底下挖洞,再以激光(雷射光)光束穿越每个物件的洞,连成一气,形成一个排列的轨迹。以作品最直白的“字面上”看,《富杭台》像公路或铁路一样,以激光的模式,将富/杭/台三地的物件直挺挺无逃避的破坏穿越,串连一气,里面当然有暴力,有权力,有现实,有批判,它是一个今日中国快速发展的缩影。然而金石在所使用的现成物物件的选择上,并不以单一指涉批判社会现况的方式挑选,而更多是与艺术家个人敏锐度以及与生活中的轨迹有关的现成物,里面有荒废的人体模特儿,童趣造型的时钟,家人过去使用的饼干铁罐,邻居的洗衣使用的小板凳,或许是使用于某种娱乐或摆饰用的天鹅雕塑,造型优雅的木头,可摆设的沉木,毒鼠使用的小水泥洞块…,这些物件都不是一个大的社会指向的符号图腾,更多的是社会底下的缩影,里面有人在真实生活轨迹里的各种经验与价值,当然也有艺术家自己的经验与趣味倾向。这些现成物所发散出的,无论在时间,地域,功能,价值,都有了更多包容与可能性。他们可以是私领域,也可以是更大的公领域的集体经验。可以被看成无生命的荒弃物,也可以富含生活的乐趣与智慧;可以有对于社会快速发展无可逃避的批判,也可以是美感的选择。《富杭台》如果是一条公共道路,他同时带来所有破坏后的改变,也带来便利。如同”富杭台道路”的双向或多向性,作品里各种现成物,在金石的创作里,发展出现成物艺术的多元面貌性:第一层的“物”,可以有物(构成的物质)本身的归类与人赋予物的原始涵义,第二层透过使用过后的现成物(时间/区域/不同与各种的使用方式与历史记忆情感经验),则可转换出更多现成物的各种意义。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时间与生活脉络(地域/文化)的痕迹是金石现成物的特点,这两者的组成容易让作品出现一种怀旧风味,然而怀旧往往变成一种单一的气氛与形式主义,这不是金石在艺术里的追求。如果有时间的痕迹与历程,那里面是更接近对于广大民间真实生活里的种种观察与再反思,或者甚至是对于生活本身的热情与关怀,我想这更接近我所看到的金石在艺术创作的发展。同时,这种对生活的观察,更多的是平常(日常)民间的生活,他有过去的痕迹,也持续接连到现代,不特别洋派(虽然作品的语言对西方语汇是熟悉的),也不特别乡土封闭(而却有丰富的民间各种善恶良俗的地气)。这样的气质,有时从社会的“低层”观察,而实际上或许更像是从社会的根本的组织“底层”(不尽然全是低下阶层)出发,延续到生活里的基石。无论贫与富,这些从底层出发的气质总在人类社会文明里无处不在。这是金石作品里特别关怀的部分。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这部分在几件作品表露:作品《无题》是一组两件改造的椅子,都是有着历史,民间使用过的椅子,然后再由其他同样是使用过的椅子的局部拼装,一只椅子特别高,拼接了长脚,长脚的造型弯曲,四只脚中有一只向内弯,不是规矩稳定的造型,却像是一种或许随处可见的社会里的生命体,有着自身的力量。另一只椅子用各种椅脚拼出两只如同官帽般的左右伸展出去的造型,使之又像官椅,却不奢华,它像是民间生活里的偶尔生趣无穷又张扬的面貌。两张椅子的造型感既是现代的,背后的生命力又像是贯穿时代。而椅子的造型却与中国社会看似脱离不了关系,这种怪异的无穷的生命力,可能特别让人不可思议,如同所有现实生活里的怪象,无法用常规衡量。也可能与文化有关,让人联想红楼梦里的跛脚道人或癞痢和尚,在不起眼处有一种力量,一种民间的韧度。作品《后巷II》显现了艺术家在民间生活里的观察的过程,随处可见的各种公共招牌广告看板,都是现成物,在这些现成物上面,有他自己的历史轨迹,也有后人加工的痕迹,如同厕所门后的各种字迹,充满各式各样的内容,有各种交易,各种欲望,也可能只是个人意见的抒发表达。这状况在中国民间生活里比比皆是。生活着的人们要将眼睛封闭就看不见,要睁开眼则随处可见(艺术不也如此?)。如同厕所里被写上各种内容的门板,门板本身加上书写的内容,这样的现成物就是艺术品,有形式有内容,形式清楚坦荡,而内容里种种多元的可能的结合都那么一针见血。《后巷II》的招牌看板,有些是拾得的现成物,有些是艺术家再造的人工仿现成物。招牌看板上面的书写内容,经过艺术家的想像而成,例如在拾得的幼儿园的招牌上写着代理孕母的广告电话,在房地产广告的金属牌上写下“女”的电话号码(败破的地产广告是否联想到空楼空房的各种使用途径?)。或许既荒谬又真实,真真假假,现实与超现实,超现实中的各种现实,都发生在后巷中。

超现实中的现实-关于金石新作

金石爱茶,爱生活的乐趣,爱观察生活里的面貌。他所使用的现成物,很大部分,保留了对于“物”本身的乐趣与喜爱,这使金石的现成物创作有自己独特的语言。这些“物”不只是艺术家创作中的被利用的“道具”,服务与满足而成为艺术家人为的“艺术品”。现成物在金石的作品里,依旧保留“物”本身的气质。这种“物”的气质是金石创作中的重点。一个茶杯,一块沉木,一节竹,一散茶,他们本身蕴含的“艺”的养份有自己的力量,这种力量不输于大量论述后的“艺术品”。金石不只一次提到,他对于“艺术”是怀疑的。我想金石指的是一种经由人为包装,脱离现实意义而产生的“艺术”(或者意识形态)。因此,有时觉得金石以他手上的“术”,去更仔细的欣赏与发觉他感到乐趣的“物”里的“艺”。作品有些地方的“术”很简单,甚至不构成当代艺术里较常要求的人为的资本工业的完美,却看见金石用更多的力气保留物体应有的生命体的结构。许多对于物的处理,打磨,拼接,这些地方(手的痕迹)在作品里不轻易被看见,却是艺术家琢磨较深处,像是藉由这些步骤更进一步探索出“物”蕴含在内的各种气质。

因此,无论《富杭台》,《无题》,或者《后巷II》等作品,不是某种单一指涉的形式或议论作品,他们将物件从现实中抽取出来,有了想像与超现实,然而最终还是基于对现实的观察,以及对于现实(生活)的体悟。他们不只是无“社会”的“社会学”,不是纸上谈兵。他们本身来源于社会,也将观众的眼睛带回真实(也充满许多不可思议的超现实)的生活面。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