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与时间-思想·广场:2014第二届三联生活周刊

2014-09-21 15:00 - 17:00

记忆与时间-思想·广场:2014第二届三联生活周刊

活动时间:2014年9月21日 周日 15:00-17:00
活动场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大客厅

尚杰

思想·广场:2014第二届三联生活周刊

“记忆”是在时间之中发生的,这被人们不自觉地忽视了,它的严重后果,就是改变了记忆的性质。记忆有两种天然倾向,或朝向知识,或朝向情感与艺术。朝向知识的记忆自觉地趋向于语言文字,书籍中保留的都是人们在瞬间的心思,但念头一旦变成语言文字,瞬间的心思就凝固为永恒。这种永恒性的标志,在于语言文字的含义具有一种约定俗成的可重复性。这就是广义上的知识,在有文字的民族那里是书本知识,在无文字的民族那里是一代一代口传的知识。知识的基本取向就是其自身所述的内容为真,它们真实地保存了世代人们曾经有过的思想,这就是异化为知识的记忆。但是,这种知识性记忆最想克服的,就是时间对记忆的影响,它的本质特征,就是一再重复,而且是原样的重复。这就是对书本知识的学习与解释。

学生们忙于考试,但令人见怪不怪的是,学子们表面上考的是知识,其实考的是对书本知识的记忆力,也就是准确复述所记忆的知识的能力;同样令人惊讶是的,学者们的主要工作,是忙于考证和具有考证性质的解释他人的思想。这两种情形造成人们一种自觉的偏见,以为好的记忆力是聪明智慧的主要标志。这两种情形,不仅曲解了智慧的本意,而且使知识性记忆成为一件苦不堪言的事情,是需要靠毅力去完成的苦差事,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苦者,无趣之谓也。

要使记忆成为一件有趣的事情,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具备书本知识的同时,摆脱书本知识。这其中的道理,并不像单纯有趣这样简单。对知识的重视,就是对保持和重复记忆能力的重视,比如文艺复兴,字面意思就是回到古希腊文明。新儒家虽然有“新”字,但重心还是儒家。还有哲学史、科学史、文学艺术史等等。这些历史,是循序时间线条的,它告诉我们的还是知识。例如,哲学史可能会对智慧本身形成镇压的力量,它向学者灌输“如果你没有读过这个或那个,或关于这个的那个或关于那个的这个,就不能以你自己的名义说话。”现在的问题是,一种智慧,即使是天才的思想,一旦形成知识被确定下来,接下来的就是重复,重复,说严重点,就意味着开始衰落、开始无趣。

这里,涉及一个有趣而深刻的理论问题,无论是历史学这样的知识性记忆,还是纪实性回忆录或以记录感情经历为主的回忆录,例如卢梭的《忏悔录》,一方面,作者的主观意图,确实想真实地再现曾经有过的一切,即所谓“客观实际”。卢梭信誓旦旦说要暴露最真实的自己,这确实令人感动,但以上这些记忆不可能再现曾经的真实。这不是作者的道德问题,而是实际上的不可能。这就涉及人的另一种记忆本能,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人的记忆总是下意识地有所选择的,这种记忆本能就是“不由自主的回忆”、下意识的回忆、突然涌上心头的东西、它们来无踪去无影、短暂而印象深刻、难以用语言表达出来、只靠敏感的心灵直觉。这里呈现出极其复杂的情况,可以说是还有待挖掘的人类感觉和思想的金矿-现代哲学与现代文学艺术,关注的正是这个:无意识、意识流、超现实、印象派。弗洛伊德、毕加索、普鲁斯特,甚至爱因斯坦,都朝着这个方向想问题。简单说,他们认为那些“不由自主涌现出来的看不见的思想情景”或者自由想象力,比知识性的记忆更为真实、内心的独白比交往中的语言更真实。在这时,由于人的记忆是不由自主流淌出来的,人们会把发生在不同时间的事件碎片重新组装起来,这时,就不存在所谓“苦”或“毅力”的问题,代之的不仅有情趣还有深刻与真实,而且绝不重复。所有这些,都发生在暗处而不是明处,这种不由自主的记忆或者感受,把我们引入了思想感情的更大深渊,我把它们一概称为热情:孤独感、抑郁与焦虑、精神与身体的冲动、亲自性、沉醉于事情本身之中,如此等等。

 

嘉宾:尚杰

 

免费
咨询电话:010-57800200
场馆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

 

*图文资料由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地点
位置指引

Javascript is required to view this map.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