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当代艺术钟灵聚萃之地-伊通公园走过25年了

 

台湾当代艺术钟灵聚萃之地-伊通公园走过25年了

苏国庆作品《岸畔》

苏国庆 岸畔 水彩 77cmx57cm

伊通咖啡吧&25+1伊通跨年展

有“当代艺术推手”美誉的展览基地伊通公园,2013年秋天欢度25周年庆。

走过1/4个世纪,伊通公园提供台湾艺术家恣意发挥的实验性舞台,青年艺术家只要获选在此举办个展,几乎就像拿到走入聚光灯中心的入门票。多年来,已成就了林明弘、袁广鸣、吴季璁等人扬明国际。
因为经营者的好人缘,伊通公园也变成强力人气磁场,建构出具备创意激荡、跨界交流、国际接轨等多重功能的动态互连网络;国际艺坛随时观看伊通公园网站,追踪台湾动态,选拔驻村计划人选。为了欢庆,伊通公园特别策划了“团圆”系列展览,邀请上百位艺术家“回娘家”参展,又在网路上广征各界珍藏的影像和文字历史资料,奠基过往,集思广益,为下一个25年指引一条笃定的路。

10月25日傍晚,台北市中山区巷弄内不断有欢笑声流泻出来,伊通公园正举办25周年庆开幕酒会。现场有上百件作品错落缤纷地摆放在各个角落,阳台与顶楼大开,凉风徐徐吹拂,人潮一波波涌入,几乎所有艺术圈的人都来了。难得有此盛况,摄影家陈明聪干脆架起相机,选个背景单纯的角落,为参加者一一留影。

许雨仁作品《墨影色色》

许雨仁 墨影色色 压克力、墨、纸 46cmx34cm 2013

团圆一整季
为了这场25周年庆展览,伊通公园从半年前就开始策划,但细数过往种种璀璨与美好,创意突然凝滞,方案愈想愈复杂奇巧,反而有违让艺术家站在台前亮相的单纯本意。最后,负责人刘庆堂在展前一个月拍板,凸显伊通多年来为台湾艺术圈营造出的“家园”氛围,主题定调为“团圆”,展期拉长到整整一季,分三个月时间举办三阶段活动。

第一阶段主题是“团团圆圆”,邀请108位曾在伊通办过个展的艺术家参展。就像《水浒传》108位个性与特色殊异的好汉,这些参展艺术家出生年代也从1940年代横跨至1980年代,每人提供近期最具特色的作品,规模之盛大,台湾近年罕见。

包括材质大师庄普、录像先锋袁广鸣、女性叙述代表陈慧峤、视觉魔术师吴天章、新生代色块实验者吴东龙等人,纷纷到齐。这些风格回异的作品,被巧妙地布置出来,呈现协调的视觉舒适感,既不抢走彼此风采,又相互融合。

第二阶段主题为“礼物”,将伊通过往的25年视为一件大型装置,选出曾在这里展出过的25位艺术家代表性作品,发行限量版影像输出;等于是打破时空局限,以25个切片来观看这一整件大型装置艺术。作品定价还特别压低到只有市场价格的1/3,意在放低收藏门槛,号召新藏家加入。

另外,也印制限量版海报和T恤,让参与者带回家,等于是伊通公园的精神飘散、外溢。网路上,还邀集参观者过去在伊通公园拍过的照片,或写一段对伊通的fu(感觉),以及自己对伊通公园未来的想像,展期结束后将举办“大乐透抽奖”,让参加者有机会把艺术品带回家。

第三阶段则是有展望未来之意的“25+1伊通跨年展”,串联其他艺术空间,共同展出未曾合作过的26位艺术家作品。

林贤俊作品《胭脂玫瑰》

林贤俊 胭脂玫瑰 压克力、颜料 45cmx45cm 2013

乱石崩云 多少英雄豪杰
追究伊通公园的身世,往前可溯至1982年,旅外多年的台湾极简主义宗师林寿宇归国,大声宣告“绘画已死!”积极引进空间、装置等全新艺术概念,广收庄普、赖纯纯、胡坤荣、张永村等门生,为台湾艺坛投下乱石崩云的第一颗火石。

紧接着,1983年台湾第一座现代美术馆台北市立美术馆成立,另一群政治批判风格强烈,以吴天章、杨茂林等人为首的艺术家组成“101现代艺术群”;1987年,台湾政治解严,社会运动、小剧场运动、新电影等前卫浪潮相互汇流。

传统与创新两股思潮激烈碰撞、互相辩证,一时多少英雄豪杰。为了让大家有聚会和激荡的空间,1988年,庄普、刘庆堂、陈慧峤、黄文浩等4人联手成立“伊通公园”,地点即坐落在台北市伊通公园旁的透天厝里。

刘庆堂回忆,当时取名“公园”,是为了要营造一种有别于美术馆和画廊的空间,让观众和作品间的关系,不只是“经过”而已,而是悦迎各方豪杰,自由进出,定坐酌饮,臧否时潮,抒发心中块垒的“公园”。

谁知,这个空间竟让能量正四溢乱窜的艺术家们有了归属,每日黄昏之后不约而同群聚于此,往往一聊就到深夜。渐渐地,这里更像个“家”,于是伊通公园顺势而为,在2年后邀集6位活跃的艺术家,正式举办开幕联展,颠复展览空间的传统意涵;消息传开后,人潮一时川流不息。

“艺术家就坐在作品旁边,不管是慕名而来的高中生、带孙子来乱逛的欧巴桑,都可以直接和他们讨论,甚至辩论。”刘庆堂说,伊通既不像非营利的美术馆或纯市场导向的艺廊,也不是必须缴费加入会员的公社型组织,他们所提供的是实验性、非主流的创作舞台。艺术家可以在丝毫没有市场压力的状况下,奔放创意。

可想而知,这样的艺术品并不好卖,销售佣金抽成很不稳定,因此伊通公园设了一个吧台贩售饮料,设法自负盈亏;但是大家相熟后反而就更不会收饮料的钱,经济困境成为伊通长期的压力,全靠被大家昵称“老板”的刘庆堂以设在隔壁的商业摄影工作室营运所得维持。

曾雍宁作品《双双》

曾雍宁 双双 压克力、纸、原子笔 44cmx32cm 2013

简朴经营 奔放创意
25年如一日的伊通公园,到今天样子仍变化不大。走进不起眼的公寓入口后,步上一道狭长陡峭的阶梯,就是展间了。这里共有两层楼,分成3个展览空间;阳台特地漆成纯白色地中海风格。唯独昔日吧台在2000年时结束营运;为做纪念,另外再设计一个全新吧台,不摆酒得柜子摆满了书,台内变成办公桌,台外高脚椅整齐排开,来客或坐或倚站。工作分配仍是由庄普担任“精神领袖”,陈慧峤为企划总监,刘庆堂则负责张罗财务。

多年来,刘庆堂单单砸在房租上的费用,就足以购买一栋台北市公寓;为了填补长年的经济缺口,2010年起,刘庆堂把原先的摄影工作室改为“伊通生活空间”,商业模式类似艺术沙龙,不定期举办展览,也做为艺术家与藏家的聚会所,以期增加艺术品交易收入;为了不影响伊通公园的独立性格,两者特别作出区隔。

在开幕酒会欢乐的人声中,分别询问身处不同人堆里聊天的庄普、刘庆堂、陈慧峤三人同样的问题:“1/4世纪的青春付出,却始终无法挥去经济的压力,是否会有悔恨?”他们竟全都转身指向人潮,异口同身地回答:“伊通就是我的艺术生命,你看这个家庭现在多么兴旺!”

的确,他日若做台湾艺坛传奇,《伊通公园记》绝对能独立章节,大书一笔。尤其,陈慧峤被形容“有一双锐眼”,凡被她选中在此举办个展的新锐,几乎都在几年内就能站到聚光灯正中央,发光发热。

最有名的例子,当为与陈慧峤同期的艺术家林明弘。1993年,他自美国加州巴沙狄那艺术中心设计学院学成归国后,曾在伊通公园担任过行政人员和吧台调酒师,经过几番激荡、沈潜,终于在1999年的第三次伊通个展中发表让他一炮而红的《客家花布》系列,轰动国际艺坛。

新生代中的代表人物则为1981年次的吴季璁。2004年在此举办首次个展的两年后,《雨景》入围英国威尔斯“世界艺术奖”(Artes Mundi Prize);2009年个展装置作品《水晶城市》,2013年5月再传捷报,获得波兰媒体艺术双年展(WRO Media Art Biennale)首奖。

另外,专攻录像的国际双年展常客陈界仁,2009年入围英国威尔斯“世界艺术奖”的作品《加工厂》,也是他2004年在伊通公园举办个展时的创作。

陈昆锋作品《与光同尘》

陈昆锋 与光同尘 60cmx73cm 2012

伊通就是跨时空装置艺术
为什么在伊通举办个展,是当红艺术家的入门票?陈慧峤分析,伊通公园不以商业性做考量,也不审核作品或扮演“筛选”的角色,而是不断主动去邀请伊通公园自身欠缺的内涵与元素。在彼此相互信任中艺术家才能倾尽全力,毫无局限地推出新作,自然呈现专属于这个时代的灿烂火光。

“艺术终究不是时尚与流行,对人文精神的涵盖面愈广,它的可见度与延展性就愈高,”陈慧峤说,伊通公园也得以不断心意更新而变化,永远没有一个既定的形式,不被固定观念给卡住!因为这种策展精神,伊通公园自身也成了一件融合时间、空间、创意、人脉、感情、想像力的大型行为装置艺术,每个参与者都是这件作品的一部分,也在形塑它未来的样貌。

2002年,国际知名策展人侯瀚如以“空间复制”的概念,邀请伊通公园在韩国光州双年展上复制了一个“伊通公园”,展演它的空间精神。2009年,伊通公园荣获第13届台北市文化奖,2010年在台北市政府大楼中庭,重现展出。这件由建筑师季铁男和参展艺术家共同讨论以“再制造”的展出概念,将原本三层楼的垂直空间切割、挪移、重组在同一平面上,水平铺陈展开另一个“伊通公园”。

这个名为《每一个花萼都是栖息之所》的展演,邀请庄普、顾世勇、朱嘉桦、王俊杰等10位艺术家,在自己属意的空间展出,到这里洽公的台北市民游走其间,彷佛和伊通公园结合成一个有机的生命结构体。

另一件传为美谈的伊通事迹是,这里已成为台湾艺坛的国际连结窗口。陈慧峤长期耕耘网站,逐渐把和伊通相关的艺术家、策展人、艺评人的个人资料及相关文字、影像资料累积起来,变成台湾当代艺术资讯宝库。号称国际间资金最优渥的“格兰菲迪驻村计划”,每年都从资料库中寻找合适人选到苏格兰驻村。

陈奇相作品《境-原乡》

陈奇相 境-原乡 压克力画布 2008

每个人心中的伊通公园
在派对上,每个人都可以说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伊通公园故事,彷佛这里是他们的起点、回忆,也是将要发生的未来。新锐艺术家吴东龙说,伊通公园是他的“蜕变”。2012年他被推荐前往格兰菲迪驻村后,画风剧变,开始透出威士忌般的微醺质地,大获好评。“GaiArt槩艺术”画廊负责人李慧安形容,伊通公园是她的“启蒙”。从16岁首次踏入伊通,她便被开启了一道观看世界的门,凡事晕染美丽的质地,最后她也走上艺术管理之路。

新生代艺评人吴树安说,伊通公园是他的“朝气”。回想大学时第一次来参观,吴树安像亲临圣殿般地敬虔,紧张到说不出话来;直到开始写艺评后,才比较自信,并且总是想着“有为者亦若是”,应该为台湾艺坛做些什么。老板刘庆堂则说,伊通公园是他的“热情”,对于艺术难以磨灭的热情,无须丝毫掩饰、要倾一生相许。问到陈慧峤,她坐在吧台里,抬头,酷得不得了的表情,没说话。一旁的来宾解读说,“因为有这张25年不变的脸镇守着,一切显得好安心,台湾当代艺术永远有织不完的梦,有踏不遍的应许之地。”

文 / 林奇伯

 

*原文转载自:台湾光华杂志,NO.456,DEC-2013,p90-97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