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创作无思考 则表演无意义,关于一场艺术实验的报告(一)-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特别回顾

 

若创作无思考 则表演无意义,关于一场艺术实验的报告(一)-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特别回顾

荣念曾

荣念曾

专题:朱鹮国际艺术节2013
若创作无思考 则表演无意义,关于一场艺术实验的报告(二)

2000年3月,著名音乐家瞿小松去苏州参加首届中国昆剧节。他兴冲冲地告诉远在香港的荣念曾:Danny,我听到了一个特别棒的女小生,我从来没听过这么棒的声音。荣念曾问,是谁?“石小梅”。“那我们去找她啊”。“可我不认识她”。“不认识可以找嘛,去告诉她,她有多好”。

于是荣念曾来到大陆和瞿小松会合,一起去找“最棒的女小生”。那个年代通讯手段不发达,两个人到处打听才和江苏省昆剧院的石小梅碰上头。石小梅带着二人走进旧时的江宁府学——江苏省昆剧院。

“那天我们进了大门,从中间这条路走过来,到排练房这里,看到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演员穿着水衣在练功。哇,气场好大。”男演员叫柯军,女演员叫孔爱萍。一晃12年过去。这个夏天,南京温度最高的时候,69岁的荣念曾天天像上班一样,斜背着他的黑色帆布书包,跨过“江宁府学”高高的门槛,从中间那条路,经过排练房,走进兰苑小剧场,与省昆“85”后的第四代演员们“厮混”在一起。

 

传统艺术=朱鹮?
梁文道说自己是荣念曾带出来的“徒子徒孙”,林奕华曾是唯荣念曾马首是瞻的“前卫兵”。被称为“香港文化教父”的荣念曾,带出了香港而今的一代文化中坚。

荣念曾所在的香港进念·二十面体联手江苏省昆剧院、日本东京高原寺艺术中心,正在操持一个“朱鹮实验计划——艺术保存和发展”。7月21日到30日,是这个计划为期10天的工作坊。年底,还将举办朱鹮艺术节。如果可能,每年如是复制。

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演出剪影

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演出剪影

计划缘起于2010年荣念曾与日本现代舞台艺术代表人物佐藤信联合导演、并在世博会日本馆上演的舞台剧《朱鹮的故事》。省昆的青年演员与日本能剧演员演出了创纪录的6400多场。作品以中日共同保护朱鹮的故事,传导环保的概念及“心灵的联接”主题。朱鹮一直被日本视为传说中的“仙鹤”,上个世纪80年代,日本野生朱鹮几近绝迹。此后,中国政府向日本赠送朱鹮,日本亦将这些朱鹮繁殖的后代回赠中国。

“朱鹮与现在中国的传统昆曲表演艺术家们有一种处境相似的况味”,荣念曾说。昆曲以及所有传统表演艺术应当怎么去保存和发展?是像展览品一样完封不动放在博物馆供人欣赏,还是以知识去强化他们,让他们重拾在大自然生存的本能?

毋宁说,这样的朱鹮实验,从12年前荣念曾寻找到石小梅就开始了。从第二代的石小梅,到第三代的柯军、李鸿良、孔爱萍,到第四代的杨阳、孙伊君,参与了进念·二十面体的诸多先锋舞台剧:《夜奔》、《浮士德》、《万历十五年》、《舞台姐妹》、《西游荒山泪》、《宫祭》等等。省昆剧院副院长李鸿良说,“直接的感受是,不是破坏,而是推动了我们在舞台上实践,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对传统表演的演员而言,很重要,打开了我们的视野,发散性地增强我们的嗅觉、听觉和眼界,给人勇气尝试各种不可能”——这大概正是朱鹮计划所意图的增强艺术家生存本能。

时光流转,荣念曾迎来一批小“朱鹮”,以前所未有的集体工作坊形式。在南京的10天,他几乎须臾不离剧场地看着他们,和他们聊天,探讨,一起吃“安乐园”的包子,喝稀饭,过生日,坐他们的私家车出行……但是,爱玩游戏、剪潮头、刷微博的“小朋友们”会知道自己在和谁、做什么吗?

 

可能性,从声音到肢体
气温始终高居36度之上。年轻人们上午排练传统剧《南柯梦》,下午到晚上,穿越到实验剧的工作坊训练,每天工作超过12小时。徐思佳、杨阳都感冒了,荣念曾也在咳嗽。但大家都很high。

来自不同领域的专家,为大家作分主题讲座与训练:日本现代舞蹈家松岛诚的动作剧场实验,香港音乐人许敖山的声音剧场实验,德国多媒体大师Tobias的科技剧场实验。分主题训练的同时,9名昆曲演员排练一部“一桌二椅”实验剧。最后两天,这个“国际团队”在江南剧场上演“一桌二椅”实验剧汇报演出和实验昆剧《319·回到紫禁城》。

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演出剪影

2012首届朱鹮艺术节-演出剪影

48岁的松岛诚仿佛“每一块肌肉和关节都会说话”,“每当我踏上一个新的舞台,第一件事是观察空间,看最大的边界在哪里,那便是我表演的边界”。他将动作还原到最基本的元素,走与停。演员分成两组,每组四人站在舞台两侧,只是走和停,快走,慢走,蓦然停顿,转身走……种种变奏,如是,最简单的动作渐渐生出趣味、意味、意义来……这实验甚至吸引了很多在场的观众,他们可能是昆曲粉丝,业余剧社的,摄影爱好者,或者,和艺术完全不搭界的,只是来听一听,看一看,一些人第一次上舞台,参与到这种奇妙的行走中。

又假设,身处一个2平方米的有限空间,如何用身体的每一部分去触碰——这把演员们“整”惨了,持续3分钟,在这个狭小的无形空间里,大家调动身体的每一部分,上下左右,跌打滚爬,旋转游走……公认体力最好的花脸孙晶可以坚持弹跳到最后一秒。徐思佳仿佛不堪重负,然而在接下来的表演中,“让人惊异,佳佳的身体好像得到释放,走圆场特别轻盈。松岛是在探寻身体最大的可能性”,始终在现场指导的副院长王斌说。

声音的训练。松岛诚与9名演员并排坐在舞台后侧的椅子上。导演只给了一个词:“许多年前”,于是——念、唱、吼,错落、跌宕,短促、悠长,追赶、撞击,齐声、分开,减弱、渐强;婴儿的呢喃,珍珠的滚动;自由的,原生的,本能的,气息的,各种声音与节奏,彼此应和,逐渐爆发,进入高潮后,缓缓沉坠,忽然静默。

这样即兴的声音协奏曲已然令人称叹。然而,荣念曾说:“我感觉有些太随意了,太用力了,要有点控制。中国画当中有留白,我们试一下好不好?留白,是安静的,是有呼吸的,然后再开始。这不需要很累,要听一下周围的人,一起发展。现在我还感觉到你们有一个集体在,最好是感觉大家不存在……仿佛将我们在世时的繁琐全部抛弃……”于是再来一次。这一次的声音协奏主体更为清晰,更为节制安静。

这样的训练,对专家和演员都是奇妙的碰撞。第一天,松岛诚还带着未知的期待,最后一晚,他带着演员们进行了最酣畅的表演之后表白:“他们有着深厚的功底,进步很大,也带给我很多灵感。我差不多是他们父亲的年龄,和这样年轻有活力的演员一起工作,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心中有多兴奋。”

文/王晓映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