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安静的“美术馆电影”

 

《远方》:安静的“美术馆电影”

《远方》

"Distant" by Yang Zhengfan: Hermeticism of images

《远方》是导演杨正帆首部长片作品,13个独立的长镜头构成了88分钟无对白、无配乐的电影画面。这位香港导演安静地打开观察中国南方地区社会环境的一扇窗,冷静克制地审视当下的中国。

作为一部非剧情类电影,《远方》与普通院线放映的故事片有很大不同,而观众恐怕也只能在电影节上欣赏到这部作品。作品中神秘而暗含隐喻的镜头语言,令观众自然联想到王家卫所擅长的暧昧多义的镜头画面——这与动作类商业电影显然不是一个套路。同时,各大电影节也纷纷展现出对《远方》的青睐有加:影片今年于瑞士洛迦诺电影节首映,之后相继现身温哥华、华沙电影节以及此次的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尽管本片展现出不同于近期华语电影的样貌,其别具一格的拍摄理念亦十分值得称赞,但观影后观众仍难免给其贴上“东施效颦”的标签。《远方》中对长镜头的运用与台湾导演蔡明亮的风格十分相似。杨正帆在拍摄时不会改变焦距,拉进镜头与角色的关系,这一点也是蔡导所惯用的手法:他总会让摄影镜头与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此时,坐在银幕前的观众只能聚精会神地观看广角镜头中的角色,耐心等待画面中的生活缓慢而细微地变幻。遗憾地是,《远方》只抓住了蔡明亮的形,而没有学到蔡导镜头中的“神”。

影片中没有剧情或故事线,除了能够看到精致的画面以及笼罩于灰暗光线下的风景之外,观众从长镜头中得到的只是一些看似无序的信息碎片。影片中呈现景物的长镜头传达出明显的赫尔墨斯主义倾向:大海、沙滩、山峰、新建的城镇、已成废墟的村庄、乡村与湖边、森林、马路与陋室、小屋与别墅——这些固定镜头将光线与色彩的作用降至最低,反而凸显了自然中声音的作用。

电影首先令观者关注到的便是它对日常生活的重现:午餐休息、儿童嬉戏、散步、等车……观众始终在等待事情发生,但什么也没有发生,漫长的等待迫使观众开始认真研究起电影中细枝末节的事物,由此他们注意到令人迷失其中的长廊、机械的公共交通、屹立于玩耍的孩子们之上的那些崭新却空无一人的摩天大楼、人们冷漠的背影。这些往往被人忽视的细枝末节正是影片标题“远方”所要表达的意义,人们无视身处其中的自然,冷漠的建筑与科技则无视他们——他们亲手为自己建造出种种障碍,画地为牢。

《远方》自然有其不可忽视的价值,但是此类电影还是更适合在美术馆欣赏。观众们对非剧情类电影逐渐失去兴趣。如你希望真正读懂这类作品,也要愿意尝试,拿出各自的思考。然而观众已没有耐心甚至没有能力在快速的生活中停下来,理解与欣赏这样一部缓慢的电影里所蕴涵的细节与深度。

 

*Copyright以上内容版权归属 好戏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电影节
第十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

 

拓展阅读
当独立不再怪异-第十届中国独立影像年度展回顾
《远方》Distant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