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片室:不想再唱歌了,我们要去享受生活-文德斯《乐满哈瓦那》

拉片室:不想再唱歌了,我们要去享受生活-文德斯《乐满哈瓦那》

纪录片《乐满哈瓦那》的英文名为"Buena Vista Social Club",这个Club起源于四十年代的古巴,当美国音乐家瑞·库德(Ry Cooder)踏进其中时,与俱乐部年过半百的老乐手共同创作同名音乐专辑,成为九十年代散发巨大影响力的拉丁情怀。Cooder作为导演文德斯(Wim Wenders)合作多年的老搭档(从1984年《德州巴黎》的首次合作,两人的音乐与影像变得密不可分),在本片中再次担任音乐制作人,并且成为这段历史记录里的绳索和纸笔。而由于这些老乐手的相继离世,本片的纪实功能尤为珍贵,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见证,保护被漠视的衰老,被逐渐淹没的历史和文化。文德斯拿起Cooder手中的绳索穿梭于古巴的街道和巷弄,写下哈瓦那的日常和风景。黑泽明曾形容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是“凝视的强度”,文德斯则为一个寡言的观看者和旅行者,他游荡穿梭,停留驻足又若即若离。

(以下图片可点击查看大图)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Compay Segundo(左)和Ry Cooder(右)
Buena Vista Social Club Compay Segundo(左)Ry Cooder(右)

 

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 影片的首尾清浅的描述了古巴和美国的关系,开头是一位古巴的老摄影师在展示5、60年代的历史照片,最后一张是切·格瓦拉和菲德尔·卡斯特罗在打球,他玩笑说,是格瓦拉让菲德尔赢的球。接近尾声的地方,驱车经过古巴街头,能看到卡斯特罗的标语"we believe in dreams"。文德斯曾在采访中表述:“其实做一部政治性强的电影要简单得多,然而,我的目标是做一部电影。”纯粹的电影表达不会刻意避开历史议题,而是诚实又冷静地去获取和面对。当古巴的乐手们最后站在纽约的卡内基音乐厅演出时,文德斯用镜头一一与他们告别,笔墨并非放到现场观众的轰动和热烈上,而是用黑白和彩色基调分别去展示每一位歌者和乐手,一切都成为回忆或未知,我们便清晰地确信他所要的是什么。

德国导演:维姆·文德斯

 


文德斯镜头下的空间环境所营造的孤独与疏离,在《乐满哈瓦那》里成为对过去的整理,作者将采访者放置于空荡的环境中,公园长椅、无人的酒吧、街道、体操排练厅等,他尤其偏爱脸部的特写和手部的细节,并采用运动摄影和旋转镜头来构建讲述人口中的音乐经历,镜头代替乐手口中的曲调和旋律,让讲述本身变得平实又不乏味。Compay Segundo第一个出现,当时已经90岁的他抽着雪茄,在街头寻找Buena Vista Social Club的旧址,作者将这一段落与阿姆斯特丹音乐厅的全景在非同一时空做交叉剪辑,此刻舞台点亮,Segundo转头朝老伙计微笑,一起唱起《Chan chan》(同时也作为片尾曲出现)。文德斯用了前十分钟向我们展开了这段历史、古巴音乐与个人的关系,面对每一个人物背后的故事端末,用跟随的方式缓缓靠近,与之谈出生、父辈与信仰。

《乐满哈瓦那》 《乐满哈瓦那》 《乐满哈瓦那》

 

在《德州巴黎》中,男主角Tavis在“德州”行走了四年,却在寻找和思念“巴黎”,电影形成了两个无形的空间,看似有限,实则公路和汽车一直在打破我们所看到的局面,这便是公路给与空间的意义。而在本片当中,同样存在两个空间,一个是古巴,一个是故乡范围之外(各地的巡回演出),公路电影的特征与纪实性交融而行,当乐队歌者Ibrahim Ferrer第一次站在纽约街头时,一脸顽童般的好奇和快乐,想着带妻儿来美国看看,“我一直期望去发现这座城市,我不会说英语,但很快我就会说一些简单的词语。”这便是文德斯一直所探讨的此与彼的暧昧关系,我们或许身在此岸,却心向彼处。

  《德州巴黎》

影片片段赏析:Buena Vista Social Club/Chan Chan/1998年

德州巴黎》剧照
《德州巴黎》

 


影片的叙事时间被文德斯精妙的切割和处理成:一场演出的时间=一个人一生的时间,一场演出正在发生的时刻,同时展现对乐手们的采访,从小时候开始讲述,直到如今的古稀之年,每一首歌的完成都与个人经历亲密相关,影片结尾的同时也是演唱会的结束,时间发生了延伸,让观者意犹未尽,从听觉和视觉方向感知古巴音乐的全貌。Ibrahim Ferrer和Omara Portuondo在演唱Silencio之时,镜头从Club到演唱会现场,自然转换日常与舞台,两个人在舞台上惺惺相惜,Ferrer帮Omara拭去谢幕时的热泪,他们在生活中唱“给你两支栀子花,就是想告诉你我爱你”;“我是你生活的期待,很久之前是,但是现在我还活在过去”。

从日常过渡到舞台  
从日常过渡到舞台  
从日常过渡到舞台  
影片片段赏析:Ibrahim Ferrer & Omara Portuondo/Silencio/1998年  

 

当Omara Portuondo在哈瓦那街头唱起她的成名曲时,旁边的陌生女人走近她一同哼唱,这是边走边唱,而有人呼应的古巴音乐,它随时发生又随时消失,没有人刻意提及它,却又无时不存在的气氛,就像Segundo说女人,花儿与罗曼史都是美好的事情,“只要我的血液还流动,我就要爱女人。现在我90岁了,我要为第六个孩子作准备。”他们谈论的都是生活。片末处,Ferrer在纽约边拍照边往前走,摄影机并未赶紧跟上,而是在他身后听他说话,“我不想再唱歌了,我们还要去享受生活中太多东西了。”镜头转到他面前,他拍下照片,淌进美妙的生命之河。

 

*Copyright 以上内容版权归属好戏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