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肉》演后谈

 

《词·肉》演后谈

《词·肉》剧组

《词·肉》剧组

话剧《词·肉》
最有力的动词-《词·肉》与操

时间:2010年9月1日晚9点
地点:蓬蒿剧场
人物:王玛雅、周燕燕、刘阳、徐洁、蔡琦欣、忻舒婷、疯子、20来位观众、好戏网
内容提要:灯亮了之后,剧场的光线柔和而均匀。台上所有的演员、导演和工作人员都从戏剧中走出来,散落地坐成一排,和台下的观众展开了大约半小时的交谈。畅所欲言、笑声不断。走进词语的迷宫,是否每个安静倾听的人都会看到自己内心的折射呢?


观众:话剧的名字为什么叫“词·肉”?这个是原著的名字吗?
王玛雅:“词·肉”来源于《圣经》。《圣经》里有说道,词变成肉,意思就是说出来的变成真实。比如说,你告诉你自己,我的身体很美好,我很美,或是告诉自己我很帅,那么这个就会变成你的事实。这个是原著的名字(原著名为《ORDET - KÖTT》The Word - Flesh),原作者在这出戏中就玩一玩词的力量,因为词有很大的力量。


好戏网:原著中的这出剧的结构就是像今天演出这样由四个人来演吗?还是只有一个人呢?
王玛雅:嗯,是一个人的独白和一个歌队。

 

好戏网:那为什么这次采用了这样的结构呢?(三位女演员和一位男演员,王玛雅与疯子人声加演奏为现场配乐)
王玛雅:这是我的选择。

周燕燕:因为导演想让我们人人平等。我们是一个剧团,然后演员都在这里,导演想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王玛雅:对,这个是首先的原因,人人平等,我觉得很有意义,对他们来说也是。然后,第二个是,一个女生跟另一个女生是某一种交流,一个女生和另一个男生又是另一种沟通,一个男生对观众的说话也是另外一种。原著中是一个女人的独白,但是原文中有一个slash,说女的或者男的,如你希望。所以我觉得如果把它分开会更丰富。

刘阳:作者也不介意变成男的。

 

观众:我觉得你们这种缓慢的感觉非常好,这个剧本是谁翻译的?
疯子:中文的剧本是王玛雅和刘阳翻译的。

刘阳:玛雅翻译的比我的多一些。

王玛雅:刘阳帮助我修改,他对我帮助很多。

 

观众:刚才提到台词的力量,词是很有力量,但中国人说话是有韵律在的,讲究平仄,你们在翻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这一点?
王玛雅:我们考虑过,这个剧本很难读,在瑞典语中也不是很好懂。我读了好多遍,读了半年之后,我也还是会不时地发现新的东西,而且语法都搞得很乱,所以首先我就是直接翻译,然后是和刘阳、燕燕我们坐下来一起讨论每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应该怎么翻译。

 

观众:“没有人”的原词是什么?因为“没有人”不是一个中国人熟悉的表达方式。
王玛雅:也不是一个瑞典人熟悉的表达方式。“没有人”就是没有人,No One。

周燕燕:您开场的时候在吗?

观众:我迟到了几分钟。

疯子:你可能迟到了没有听到我们开唱的解说,荷马史诗的《奥德赛》中……(重新讲述了一遍开场的故事,关于奥德赛以“没有人”获救的故事),剧中的女英雄也是同样想通过宣称自己是“没有人”来试图拯救自己。她越是反抗传统,反抗别人的期望,她就陷得越深。

徐洁补充:“是你把自己放在淤泥里,越陷越深”(剧中台词)。

 

好戏网:有两个问题,一是这出剧是讲的城市对人的异化吗?二是,想问王玛雅导演对于中国当下的话剧有何看法?
王玛雅:第一个问题,这出剧只是表现人,这个人是现代的人,所以会和这个社会有关系。我曾经跟原作者讨论过很多,但是这也只能说我是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原作者在瑞典排演这出剧时只用了一个演员,背景是很多破碎的大楼,演员手上戴着手铐,她的衣服是好看的衣服但是已经破了,他们用这种方式表现。但是我们觉得中国还没有到那个地步,瑞典发展了一百年,但是现在你问一个去欧洲的年轻上海人觉得欧洲怎么样,他们会说还行,但是有一点老,房子都很老。(刘阳插话“还有很多上海人说,唉,还不如上海呢,破破烂烂。”)所以,我现在就是选择没有用破的东西,而是用新的东西,这个是我的理解,也是我对中国现在的看法,那就是发展发展发展,大家都想不断地发展,并不是批评。第二个问题,中国的话剧有很多。(笑)我也不能说好还是坏。如果说大概的话,我觉得他们很喜欢把一个长的故事讲出来,比如说一个人的生活,从年轻一直到他死掉,很长,3个小时可能,演员要从17、20岁一直演到80岁,还会通过很多很多不同的事,讲一生。而瑞典的话剧通常时间跨度很短,可能就讲一个小时,表述一种感觉,比如这出戏它只不过表述一个感觉,我们上个礼拜演了一个儿童剧,它只发生于一个晚上,一个二月的夜晚,我想这可能是一个大的区别。

 

好戏网:把瑞典的剧翻译过来要尽量地融合到中国当下的情况,那您有没有试图用汉语的环境、用汉语来创作一部话剧呢?因为比如说,“没有人”或者“无人”这个词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它与尤利西斯这个名字谐音有关,这种文化上的隔阂是很大的,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理解这出戏有很大的难度。

王玛雅:在瑞典很多人也不是很了解这个,在瑞典这个剧也是很难的。而且我们现在选择在开场讲这个故事,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在瑞典他们也会讲这个故事。而且他们也不知道那个女英雄的名字是从Odyssey而来。对于西方人来讲,这个剧本也是非常复杂。所以这一点是一样的。但是如果要改,那就必须要改整个剧本了,所以我选择不改,只是翻译,然后把它作为一个文化的交流。

 

观众:瑞典观众能接受这出剧吗?它在瑞典受欢迎吗?
王玛雅:对。这出剧2007年出的,作者非常年轻,她有一个剧团演出自己的戏,她已经创作了15部剧了。刚开始的时候,人们都觉得很奇怪,人们也不了解她,大家都读不懂也看不明白,后来她修改了一些,但还是继续这样写剧本,现在她是瑞典最hot的编剧和导演。因为你是一个导演、编剧,并不代表你能通过思考对市场有主动性。你去看戏可以看一个很滑稽的幽默戏,但还有人会去选择一些不同的。她只是因为她想写才写。她的每一出戏都是很多讲话,故事不多。她现在是一个瑞典戏剧学院的博士生。

疯子:这位剧作家是一个对研究语言很感兴趣的人。

 

好戏网:那您会考虑把“词·肉”之前的两部作品(“Verb Speak”动词说话三部曲)也翻译出来搬上舞台吗?
王玛雅:有可能,或许吧。

 

观众:另外两出剧也是和“词·肉”同样的话题吗?
王玛雅:他们现在在斯德哥尔摩的一个很有名的大剧场演出《异性恋》,这出戏也是关于“标签”。因为她觉得太糟糕了,人都说你是有很高的工资,你是没有工作,你很美,你是什么什么的,然后人都会这样看你。

周燕燕:人不断地给别人贴标签,也给自己贴标签。

 

好戏网:这个剧作者是一位女性主义者吗?
王玛雅:有可能,因为我们生于70年代,我们有很多活动,就是“女生要唱,女生要跳”但是,我们现在大部分人都过了那个年代,所以我们更想要人人平等。

 

观众:你们的剧本很好,有打算出版戏剧方面的书吗?
刘阳:目前没有。

 

观众:您对您的演员满意吗?
王玛雅:我很满意,他们好辛苦啊(笑)。他们确实很辛苦,我是8月6号回上海的,8月7号开始排练,我们用了各种方式来理解,那两首歌也是我们为这出戏创作的。然后他们背台词很棒很棒,一个星期之内他们就都背下来了。背完之后我们才能开始排练,他们还没有理解就开始说话,但是他们至少背完了台词,让我可以和他们一起认真工作,所以可以说这个是我们现在的程度,可能一年以后这个演出会完全不一样,可能半年后如果我们还在演的话又会是另外一个样子了,这个是按照现在的我们能达到的。我的答案还是我很满意,他们很辛苦,而且我觉得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程度。如果我要把它做成一个人的独白,我的要求会非常非常高,现在分在了四个人的身上。

 

观众:这位剧作家是不是生活状态是不是很不好,生活是不是很痛苦?因为看到剧中充满了不满、牢骚。
王玛雅:嗯,不一定。

另一位观众打断说道:我觉得人生就是痛苦的。

周燕燕:这么说吧,我之所以选择演出那一部分台词,就是我在生活中也经历了很多要选择和放弃的问题,如果你们还记得我说的,有一段就是关于选择还是放弃,要为我自己负责,还有人经常会想我是谁,我要成为谁,我做一个怎样的人,我想得到什么东西,我想得到别人对我的正面评价,我想在别人心目中塑造怎样的形象,给自己太多的负担和压力。其实,我也是想通过排这出戏,让自己又重新思考一些问题,可能有些事目前为止我还不能做到。比如,结婚还是继续工作,很多很多选择,我相信每个人都会面临这些问题。我相信不是剧作家或是瑞典人比较爱牢骚,我也挺爱发牢骚的。

王玛雅:什么是重要的?赚钱?发展?生孩子?

刘阳:父母的期待?自己的理想?

观众:希望半年之后再看到你们的戏。

疯子:半年后我们在上海演出。

观众:我们可不可以再感受一下你们的歌声,特别好听。

歌声起……

 

《脆弱》
我认识一个女孩她每天都迷路
因为害怕她会绕路哪怕一点点难过
给她压力她就选择逃走
她有可能去获得自由
如果不想要得到
就不会害怕会失去
控制自己去忍受
紧紧抓住她灵魂
我看到她的心在死去
我知道我们都一样
雨打在我们身上像星星的眼泪
雨水落下雨水说
我们多么脆弱
雨打在我们身上像星星的眼泪
雨水落下雨水说
我们多么脆弱
我看到她的心在死去
我知道我们都一样
我知道我们都一样

 

访后小记
演出以歌声开头,歌声结尾。开场是《蜉蝣》,末尾是《脆弱》,都是他们的原创歌曲,后者为王玛雅作曲。现场音效由疯子弹吉他和击鼓,玛雅人声哼唱很有韵味,他们俩从演出开始便一直坐在舞台的左下角光着脚玩音乐,中间还来了一段RAP说唱。演出后,疯子开玩笑说找到一个很好的搭档去卖唱。玛雅中文说得很地道,说话很温柔,一袭黑色旗袍,与观众谈笑风生,很是优雅。

舞美设计很简单,几盏灯光,几条板凳,一张桌子。三女一男,声落声起,或交织或共鸣,说着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会怎样,没有人不会怎样,急凑或是散漫地描述着,我们似乎听到了一个极端的放大的真实,或者只是听到了一声混合了无数内在疑惑的提问。也许一切都似这般荒谬,生活终是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括号内为编者补充。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