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天生是导演-好戏专访《美姐》导演郝杰

有些人天生是导演-好戏专访《美姐》导演郝杰

美姐》是郝杰导演的第二部作品,他的处女作则是网络点击量超过两千万、直白大胆到技惊四座的《光棍儿》。从2008年开始拍摄《光棍儿》从而踏足电影界直至今天的五年间,无论是郝杰的作品还是郝杰的生活都发生了许多“变故”:父亲离世、《光棍儿》网络爆红并获得多项国际电影节大奖、郝杰开始尝试与制片人合作而非单打独斗的创作方式、《美姐》在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斩获五项大奖,之后《美姐》正式登陆国内院线,票房几乎可以用“惨淡”形容,王全安、苏牧、史航等专业电影人纷纷为《美姐》“站台”,联名呼吁观众进入影院观看这部电影……

我们采访郝杰时《美姐》尚未上映,彼时他并未掩饰对电影发行方缘起文化一再更改电影档期的不满,“他们应该给观众一个解释”。而缘起文化的老板孙奎给出的解释则是“哪怕是没有票房,死也要上。”电影的上映日期最终定在2013年10月18日,与《美姐》同期上映的影片还包括《金刚狼2》、《特殊任务》,前者的首映票房是1.3亿,后者的票房也轻松突破六千万,而《美姐》的首周票房票房仅为三十万人民币——尚且不足《金刚狼2》的零头。与影片上映前的信誓旦旦不同,面对这种境况,孙奎只能“认栽”地说:“(亏了多少)没法计算,等彻底下片了,我才能知道赔进去多少钱。”

《光棍儿》海报郝杰在这五年间的经历几乎可以视作中国独立电影导演的“浓缩史”,在他之前有贾樟柯、张猛,他之后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郝杰”。五年中,很多事情都在悄悄变化,但对刚过三十岁的郝杰——这位来自河北农村的年轻导演来说,最无法改变的则是他故土的眷恋、对电影的迷恋。“日本的一个观众对我说,有些人天生就是导演,我就是天生的那种。我如果不做电影就会坐立不安,死都不行,只要我活着我就去做。”类似的言论曾经出现在李安的传记《十年一觉电影梦》中,李安的妻子评价李安“他不拍片像个死人一样。”

与《光棍儿》一样,《美姐》讲得故事还是离不开郝杰生长的那块西北土地,他拍得还是他喜欢的人和生活。在《光棍儿》中只是背景音乐的戏曲“二人台”,在《美姐》则改变了主人公铁蛋的人生。但比之生猛甚至粗野的《光棍儿》,《美姐》则多了几分含情脉脉。影片将铁蛋与四位女性的情感纠葛放置于跨时代的背景中,他们的关系既透着原始的纯真也带着更多生活的无奈。拍摄《美姐》的过程,郝杰也感受到诸多无奈。对他个人来说,《美姐》无疑比《光棍儿》成熟许多,但是他仍旧表示作品中有很多东西都没有完成,至于原因他不置可否。在票房成绩与电影之间,郝杰的天平显然会偏向电影,所以他会直言不讳地对制片人说“不要对我好,要对电影好”。至于已在计划中的电影《我的春梦》,郝杰毫不犹豫地表示绝对要自己来做制片。

►图片点击小图查看大图

好戏网:编剧芦苇说在新人导演中,他最看好你,你听到他的评论有什么感想,是否会有压力?
郝杰我觉得这主要还是鼓励的话吧。说真的,我当然看好我自己,否则我这么拼命干嘛。谁都拦不住我,因为我知道前方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我,我要那样做。

好戏网:听说你在拍摄《美姐》时把监制焦雄屏给气走了,具体是怎么回事?
郝杰焦雄屏的矛盾相比于与制片方的矛盾其实弱很多,只是焦雄屏腕儿大,显得这事很强烈。其实就是艺术观念不同,焦雄屏看了三稿剧本,让我改剧本,我不改。焦老师说你不改,那就算了。

好戏网:焦老师离开《美姐》后是不是很多投资也跟着撤了?这对你的拍摄造成了很大困难吗?
郝杰对。很多投资方都说喜欢我的作品,其实是冲着焦老师来的嘛。焦老师走了,他们也跟着撤了。所以现在我也很感谢缘起与天画画天,虽然有很多不足,但是他们没撤。

好戏网:相比于处女作《光棍儿》的拍摄,你认为拍摄《美姐》的过程是更简单还是更艰难?
郝杰更难。我拍《光棍儿》的时候没有这么大影响力,我没得到任何便宜。而且《光棍儿》是独立电影,投资人把30万钱打到我卡里,我想怎么用怎么用。但是《美姐》是一部需要通过审查的作品,整个剧组的一个状态完全不一样。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好戏网:你在拍摄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觉得影片拍不下去了的时刻?这中间有过妥协吗?
郝杰剧组的其他人说过拍不下去了,但是我想的是只要不死我就要把它做完。我之所以能把影片拍完,就是因为无限的妥协。除了坚持要拍的东西不能变,其他的都在变:没预算,我改;群演只有五个人,那我改成五个人;这段戏不让拍,我就不拍。我不能让电影拍不下去,必须要把它拍完。

好戏网:这种妥协有没有影响到作品的最后呈现?
郝杰当然有影响。如果我能做到90分的话,《美姐》的完成度在60分吧。我计划拍60天,最终只拍了40天。

好戏网:你觉得没有完成的是什么呢?
郝杰所有人都在问我这个问题,他们会说我看着挺好的啊!那个东西说不明白,只有我自己清楚。大部分戏肯定是拍完了嘛,但是我很清楚我能做到什么程度,很多戏我能做到多好,别人对这个无法感知。所以最生气的是我,所有人都觉得我神经病,大家都对你挺好的,你为什么这样子。我很清楚我能做成什么样子,但最后没有做到,当然会不错,因为毕竟还是拍了四十天了嘛!

好戏网:你下一部片子还会跟制片方合作吗?
郝杰我现在已经注册了自己的公司,下一部片子我绝对自己来做,自己做执行制片,也有可能跟他们有一些合作关系。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好戏网:无论是《光棍儿》还是《美姐》,它们给观众的感觉就是这些故事都在讲述你故土里的人和事,你认为故乡在你的创作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郝杰家乡是我的家嘛。在我创作的最初期,我还没有很强烈的气场来控制电影的时候,我在我的家乡拍,拍我熟悉的生活,那个过程帮我找到自己的创作方法。如果那个生活不是我熟知的,如果我妈都能知道这个东西不是那么回事,她可能就会站出来反对,虽然她并不懂电影。可以说,我的故乡最终帮助我找到了创作电影的方法,找到了电影和生活的关系、镜头与拍摄者的关系。

好戏网:你的家人支持你去做电影的吗?
郝杰2008年,我做《光棍儿》的时候,我爸去世了。他现在也没有话语权,谈不上支持不支持。我妈是支持的吧,她对电影本身没有多少概念,不是说是不是在搞艺术,起码我是在工作。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

好戏网:你刚从河北农村出来,见识到外面的世界的时候,是怎样的感受?你现在生活在北京,再回到家乡又是什么感受?
郝杰我会有关于身份与认知的困惑,我的下一部电影《我的春梦》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刚进城的时候有一个老师特别讲了一堂名为“农村孩子的城市化”的课,那时候我很傻、很自卑,每天在观察别人的生活,有一个很长的适应过程。开始做电影之后,这种困惑渐渐消失了,我生命的发力点就是电影。看欧洲电影的时候,会感觉电影里的人跟我们一样,柴米油盐、吃喝拉撒。他们甚至也会跟我们一样孤独地自慰。人是一样的,我去了北京,离开北京,再出国回来之后,发现所有人都一样,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困惑,所有人都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电影让人们觉得是平等的,让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看好的电影那个感觉很强烈,因为从情感层面与创作层面,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做到那一层,我觉得我们的心理是相通的。我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看着电影,看完之后的强烈感受简直是死都不会忘,那种感受不是有决心成为导演,而是很清楚我就是,很清楚。

《光棍儿》剧照

《光棍儿》中导演出镜

《美姐》剧照

《美姐》剧照,右二穿蓝色衣服的“背影”由导演扮演

《美姐》拍摄现场照

《美姐》拍摄现场照



好戏网:《美姐》中有一个桥段是,当铁蛋的二人台剧团发现流行歌曲和肚皮舞更受欢迎时,他们也转而去唱流行歌,跳动感舞,他们很坦然地接受了这种变化,你在处理这个部分时是怎么考虑的?
郝杰比所谓艺术的顾影自怜更重要的可能还是生存。对大部分人来说,活着的过程中生存是第一位的。所谓的大部分的艺术工作者也是,说热爱艺术太矫情,那是他们的生活方式。比那个更重要的是他们要继续生存,继续往前走。肯定也有其他的成分,失落啊,我的电影也会有一点,但是没有主要在说这个问题。我看到的大部分艺术家就像电影里一样,不是在那抱怨说艺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部分人都继续往前走着。

好戏网:片头里你说这部电影献给二人台,那你的这部作品是献给它的一曲赞歌还是一首挽歌?
郝杰既是赞歌也是挽歌,赞扬那些活过的人。至于挽歌,因为它没了。

 

好戏网:你似乎在《美姐》中露了个背影,是这样吗?
郝杰对,我会出现在我的每一部电影中,我就是我电影中的人物,我会活在电影中,跟他们活在一起。我拍得都是我喜欢的人和生活,我自己在其中演一个角色。等我们都死了,我可以永恒地跟他们活在一起。放的时候,那个时候郝杰还会跟他们活在一起,这样我会很欣慰。

好戏网:如果说《光棍儿》是一群人的断代史的话,那《美姐》就称得上是一个人的编年史,电影中的四个女人在铁蛋的人生中意味着什么?
郝杰生活本身很丰厚,人的感情也很丰厚,不是几个概念就可以归纳的。对于我的生命感受而言,女人很重要,所以我不知不觉中就写成了那个样子。我的创作方法跟你们看的影片是相反的,他们是先从外面搭建一棵树干,而我的影片是从一棵芽苗开始,自然而然地长成现在的样子。

好戏网:《光棍儿》中的情感与性是直接、原始的,而《美姐》中的情感关系与性则更含蓄一些,为什么会这样处理?
郝杰跟审查制度有一些关系,第二个更本质的原因是,这两部电影的主角本来就不是一种人。光棍儿就是那样的啊,一条光棍儿什么都没有,他的道德或者责任都会浅很多。铁蛋更接近普通人,普通人还是更含蓄的,有很多生活层面的内容。

 

郝杰

郝杰

好戏网:在你的这两部作品中,都会有一场婚礼和一场葬礼,《美姐》中还有拜神仙和跳大神的桥段,你在表现这些仪式的时候,希望传达怎样的内容?
郝杰我并不是对仪式化的东西感兴趣,而是在我对农村生活的记忆中,那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在农村人的生活中,可能最重要的就是娶个媳妇。祖祖辈辈都在盖房子、娶媳妇,之后就是至亲的人死了,这两件事基本就是农村生活的全部内容了。因为审查的缘故,拜神仙和跳大神的段落都被剪短了,因为有“宣扬封建迷信的嫌疑”。但那其实不是仪式,那时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好戏网:《美姐》中的二人台唱段令人印象深刻,作曲小河在音乐上发挥了什么作用?之后会再合作吗?
郝杰电影里的二人台都是保留唱段,没有原创。小河负责的主要是影片的背景音乐,包括主题曲。只是时间仓促,本可以做得更好的,再合作也要看机缘。三宝看了我的《光棍儿》后也非常喜欢,他跟我说,以后我的每一部电影他都会免费给我做配乐。这个东西很奇怪,有时候需要融合,有时候还是需要碰撞的,就跟恋爱一样。

好戏网:说说《美姐》中的镜头语言吧,相比《光棍儿》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镜头语言类型也更丰富一些。
郝杰第二部影片肯定在不知不觉中手法也成熟起来了,但这并不是刻意的,而且我拍戏没有分镜头。

郝杰

郝杰

郝杰(右二)与《美姐》主演冯四(左一)、叶兰(左二)共同接受采访

郝杰(右二)与《美姐》主演冯四(左一)、叶兰(左二)共同接受采访

《美姐》在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斩获五项大奖,评委徐峥(左)、李屏宾(右)与郝杰(中)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美姐》在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斩获五项大奖,评委徐峥(左)、李屏宾(右)与郝杰(中)一同出席新闻发布会



好戏网:影片最后铁蛋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躺在一张床上,但画面却是倒置的,观众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为什么选择用这样一个镜头去表现铁蛋的家庭生活?
郝杰农村里,在炕上躺着的话,家里来的客人看到的就是那样一个画面。你站在地上,看炕上的人就是那样的感觉。我并没有想要表达什么。

好戏网:您之前说过下一部影片《我的春梦》如果完全按照现在的写法去拍,是无法通过审查的。
郝杰其实我已经做好了被剪的思想准备。换句话说,我一定有信心让我的下一部电影通过审查。让我剪啥我剪啥。

好戏网:国家广电总局之前发文重申说,一般类题材影片拍摄前不需要经过剧本审查,你的下一部电影是不是会受益于这个政策?
郝杰看到这条新闻时,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中国电影不好,当然跟审查制度有直接关系。毫无疑问,一个人很难改变什么,但是我相信,事情会越来越好的。

 

郝杰

郝杰

 

拓展阅读
2013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
第七届FIRST青年电影展落下帷幕 《美姐》收获五项大奖成最大赢家
FIRST青年电影巡展季二进清华 放映《美姐》现场笑声多
王全安:《美姐》这样的电影久违了-FIRST青年电影巡展首站告捷
王全安向《美姐》男主角邀片:你赔的钱我帮你赚回来
苏牧中传评《美姐》:他拍了食,拍了性,拍明白了自己的生命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卖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