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丽丝华妲,及猫

 

艾丽丝华妲,及猫

艾丽丝华妲,及猫

2013香港独立电影节 (2013 HONG KONG INDEPENDENT FILM FESTIVAL)

文/陈志华(影评人)

艾丽丝华妲(又译为阿涅斯·瓦尔达,Agnès Varda)既拍摄纪录片,亦创作剧情片,说得准确一点,她一直在糅合纪录片与剧情片。《短角情事》已是两种风格的交织。华妲在首执导筒时,职业是国家人民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Populaire)的硬照摄影师,当时她全无拍摄电影的经验,却凭着一腔热情,向亲朋筹集资金,以独立制作的模式把影片完成。片中两度出现男女主角脸孔前后交叠合一的特写镜头,比英玛褒曼(Ingmar Bergman)的《假面》(Persona)还早了十二年。阿伦雷奈为她这部首作担任剪接,戏中的文学性念白与间离效果,后来更进一步被他用到自己的影片里。

华妲电影的主题,离不开女性身份与视角,像《一个唱,一个不唱》(One Sings, the Other Doesn't);也经常涉及时间、记忆和死亡。此外,华妲的电影还有一个经常出现的元素,就是猫。首作《短角情事》已是猫踪处处,猫成为了戏中男女关系的见证与象徵。在《沙滩上的华妲》,当华妲谈到好友基里斯马克(Chris Marker),画面上出现的是他的卡通化身――橙色埃及吉翁猫(Guillaume-en-Egypte)。因拍摄《短角情事》而创立的Ciné-Tamaris制片公司,标志上的吉祥物就是华妲的爱猫茨古古(Zgougou)。她在短片《飞逝的狮子》(Le Lion Volatil)用茨古古取代了丹佛罗什洛(Denfert-Rochereau)广场的狮子像,以猫来象徵平静沉着但变化莫测。当爱猫去世,她就用贝壳和纸花做了个录像装置《茨古古之墓》(Le Tombeau de Zgougou)。

《从五时到七时的琪奥》故事里的女歌星琪奥忧心患癌,跑去占卜,当抽到死神牌,以及算命师拒绝为她看掌时,猫就在她背后看她抽泣。她的寓所里都是猫,连热水袋也是猫的模样。情人来看她,劈头问管家:「我的猫儿们好吗?」很可能是一语双关,把琪奥也当是猫,就如餐厅里的男人谈画,一个说米罗画中的女人像牛,一个说毕加索笔下的猫头鹰像女人,情人看见了琪奥如猫的外貌,却没有看到她内心的渴望与焦虑。

华妲把《从五时到七时的琪奥》划分成13个章节,每章的标题都标示了人物与时间,讲的是琪奥等待医生检验报告的两小时。大量的巴黎街头实景、女主角下楼梯的跳接镜头,还有尚卢高达、安娜卡连娜(Anna Karina)、米修利格伦(Michel Legrand)粉墨登场,都令影片充满新浪潮的气息。除了猫,镜子和镜片在影片里亦有重要象徵意义。常常照镜的琪奥,需要不停透过镜像里的美貌来肯定自己的存在。摔破镜子令她勾起死亡恐惧。中段加插模仿默片的滑稽短剧《麦当劳桥上的未婚妻》(Les Fiancés du Pont MacDonald),由尚卢高达与当时新婚妻子安娜卡连娜合演,高达饰演的男子因戴上墨镜,于是所见尽皆黑暗与死亡,恰如琪奥的处境。直至琪奥在蒙苏喜公园遇上从阿尔及利亚战场休假回国的安徒,开心见诚地对话,才好像短剧里的高达摘下墨镜,终于看到挣脱阴霾的可能。

《无法无家》由女主角倒毙荒野开始。那却是个冷酷得几乎容不下猫的世界,女主角只能在老婆婆的旧相簿和别人家居的电视里,才看到猫的踪迹。纪录片《拾穗者与我》开头就是华妲爱猫茨古古的大特写。当华妲查阅百科全书检索「拾穗者」(glaneur / glaneuse)的意思时,猫也在旁。影片由米勒(Millet)名画《拾穗者》(Les Glaneuses)开始,从前人们在收割后俯身捡拾地上的麦穗,华妲就拿摄录机到处走访现代「拾穗者」,有的到农地捡拾被扔弃的农作物,有的到市场捡拾被丢掉的食物,当中有露宿者,亦有抗拒消费主义反对浪费的小市民。华妲也加入了「拾穗」行列,人弃我取,在被弃置的瓜果里找到心型薯仔,又在垃圾堆把一个缺了指针的时钟捡回家,前面放一对瓷猫,给它赋予了新的价值。她亦自比是以镜头捡拾影像的「拾荒客」,记录人们如何在他人视为废物的东西里,发掘到有用、有趣,乃至珍贵的事物。

北京文艺生活  上海文艺生活  广州文艺生活 台北文艺生活  香港文艺生活  澳門文艺生活 深圳文艺生活  杭州文艺生活  成都文艺生活 西安文艺生活  重庆文艺生活  南京文艺生活
 

卖萌

 

萌店

 

漫展

 
 
Online NBA
 
 

Tiffany Diamond Promise

 
好戏网 MASK9